站长推荐

『唯一一次SPANK』

  















 我唯一一次被打屁股还是在十几年前,在我小的时候,那时的小孩挨打是很正常的事,我的父母都是大学教师,所以我和伙伴们都住在一栋楼上,那时叫宿舍,虽然我们的父母都还算有文化但打孩子的事也会发生。那年我上初一,由于刚考上中学很喜欢玩功课也不紧张,我和伙伴们喜欢上了打游戏机,放学的时候就去学校附近的游戏厅玩很长时间,我太上瘾了甚至都不去上课一直去玩,钱不够时还骗父母的钱,而且说谎骗他们每天都去上课,父母很相信我没有怀疑,就这样,四五天没去上课,我怕被揭穿了便去上学,但回学校后我便因为一点小事和别人打起来了,被老师逮住了,老师便把我爸叫来了,从打架这一话题,我这几天的劣迹都暴露出来了,我承认了旷课、打游戏机、不完成作业、对家长说谎骗家长的钱、伪造假条、打架,我爸这人即使再生气也不表露出来,但我已经能感觉出来了,我知道这次的错误犯大了,搞不好真的要挨打了。

我被爸爸带回家,来到卧室,爸爸将门反锁上了,我就知道跑不了了。他拉把椅子坐下了点一支上烟对我说: “把你的事情都说了吧” ,我知道无法隐瞒了便把全部的事情又说了一遍,爸听了只是平静地说了一句:“我给你讲得道理太多了今天我不想讲了,今天你说该怎么办。”我知道这次是在劫难逃了,便自己自觉的说出“该揍”,爸又问:打哪里。我想了想回答:打屁股吧。爸同意了,他说:脱了裤子,趴在床上,拿皮带打你40下,打时不许哭出声,不许躲不许用手挡,否则从第一下打起,你同意么。我当时害怕极了便赶紧同意了,我自己开始脱裤子,连内裤一起褪到膝盖,然后光着屁股趴在床上,,静静的等着。我用余光看到爸掐灭了烟,站起身朝我走过来,从衣柜中拿一条皮带,把皮带从中间一对折握在手里,还没等打,我的心已经凉了。
爸爸走到我身边用一只手按住我的背,我就知道,苦难开始了。现在回想起爸爸的皮带抡圆了打在我屁股上发出“啪”“啪”的一声声脆响,当时那种害怕,羞耻,痛苦的感觉依然记得。我由于先前从未挨过打!
当爸爸一皮带抽下去,我疼得差点喊出来,那种皮带打在光屁股上的感觉我再也不愿体会第二次,我只感觉屁股上火辣辣的,疼得要命,爸爸每打一下还要停几秒钟,那段时间很痛苦,刚打过的那一下的疼痛充分发挥出来了,爸爸还问我下次敢不敢了,以后知道怎么做吗,我咬着牙,耳朵里能听见的,全是身后那条皮带一下一下打在我屁股上的“啪”“啪”声,身上能感觉到的只有屁股疼。但直到这时我还死要面子,只回答“我知道错了“这几个字别的一概不提,爸还认为我死不悔改了,更加用力的打我,我更疼了都快忍受不住了,我都能感觉到屁股上被打得起了檩子,这时也快打完了,打到30几下,妈妈回来了,她来开卧室的门打不开,听见里面的声音不对,知道爸爸打我了,便让爸爸开门不要打我了,这更加让爸生气,最后这几下更用力更狠了,我当时疼得快昏过去了,但不管多疼,爸爸还没打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打完后爸仍下皮带就走了,妈妈进来后看到我被打成这个样子,伤心死了,妈妈给我上药,我只觉得屁股火烧火燎得疼,屁股全打红了,到处交叉着一道道红色紫色的檩子,那一夜我没说一句话我感觉到的除了疼更多的是羞愧。我一个星期都要趴着睡觉,而且不能坐椅子,我也有一段时间不愿意和爸爸说话,而且爸也感到很愧疚对不起我决定再也不打我了,至今他一说起那次打我只是默默地说那次对我伤害太大,他对不起我,竟这样打自己的儿子。后来我也理解了爸爸,我从此再没挨过一次打。








  

推荐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