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魔力契约』

  伊若沉沉的睡着,但他依稀看到了一个蒙朦胧眬的人影,嗯,他的确看到一个人,他正缓缓的从地上浮出来,他是一个矮矮的老人,胡子都快比身子高了,还戴了一个和自己身高差不多的尖顶帽。不过就算如此,老头子加上帽子也才到伊若胸口的高度而已。


小老头道:“你好啊,小朋友。”


伊若躺着回答道:“你好。”心中想着:“好奇怪的人喔,我在作梦吗?”(你的确是在作梦。)


老头又道:“为了不打扰你的睡眠时间,我只说重点,经过一天的试用,您愿意和我订下契约,终生使用这个戒指的魔力吗?”


伊若道:“魔力?契约?那是什么东西?”(这两个字汇似乎太难了。)


小老头道:“那我换一个说法,您想要每天都和今天一样快乐吗?”老头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伊若:“可以吗?”他的期待毫无掩饰的出现在自己的脸上,伊若道:“我想要。”


老头道:“没有问题,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来,请伸出手来。”


老人拿出一卷黄色的卷轴,张开它,里面只有几个诡异浮动的文字,卷轴的最下方有一个用数个几何图形圈画出来的空白。伊若伸出手去,老人摸摸他的手指,伊若只觉一阵刺痛,连忙抽回手一看,却没有看到任何异状,卷轴上那空白的地方却多了几点的红色。


伊若问道:“你做了什么?”


老人回答:“没什么,那只是一些烦人的程序。”


老人笑道:“好了,契约已经订好了,那么您的使用期限是直到您消失于这个世界为止,也就是你们所称的死亡,使用的费用会在期限终了时向您索取,一日以您所使用的货币一个单位为标准,但若是届时您没有钱能支付其费用,我们会带走您拥有的任何物品或非物品以为替代。”说完,老人就消失了。


伊若忙道:“等等呀,你是谁呀?”


远远的传来一阵声音:“摩拉摩斯,摩拉摩斯,莫拉莫斯。”


当伊若想着:“这什么怪名字?摸来摸去的?”却觉得下体传来一阵阵的跃动,一股温热湿滑的触感唤醒了他和他昂然的肉棒,爱丽儿正用无比的温柔吸吮着他的肉棒。


伊若睁开眼睛,爱丽儿微张的肉瓣正缓缓的流出鲜美的汁液,他轻轻用手指拨开肉瓣,品尝那早晨的凝露。两人温柔的将对方舔舐到高潮,彼此吞咽对方的液体。


之后爱丽儿转回身子,说道:“早呀,昨晚舒服吗,伊若?”


伊若答道:“嗯,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


两人相视一笑,爱丽儿给了伊若一个浓厚的吻,之后起身穿上衣服便回去执行她日常的工作了。


伊若也起身出去,他觉得很饿,想吃点东西,外面的餐桌上早已准备好热腾腾的面包和暗红似血的葡萄酒了(平常只有奴隶才喝水喔,一般公民都是以酒代水的,不过没钱买酒的还是只能喝水啦)。


伊若看着母亲,美丽的若丹正看着窗外的落彦山,她美丽的背影让伊若的下体不自主的站了起来,伊若现在已经适应了看不到别人衣服的样子了,不过他现在可以控制要不要让衣服不见,是为什么他也不知道,反正他会。


伊若狼吞虎咽的吃了好几个面包,若丹此时转过身来,说道:“伊若,你吃那么快会呛到的。”


但是伊若完全没听到,因为他早已被妈妈骇人的肉体给吸引住了,爱丽儿的身材和妈妈一比,瞬间便黯然无光,若丹的乳房大又有弹性,凹凸有致的腰身,皮肤闪耀着珍珠一般的光泽,看不出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伊若还有一个姐姐,嘿嘿)。


伊若盯着妈妈跨下那金色的细毛,想要看看妈妈的肉屄是不是和爱丽儿一样漂亮,没注意到妈妈已经走到他的身边了。


若丹道:“你在看什么?伊若,我跟你说话没听到吗?”若丹边说边看,看到了伊若袍下(这时代没有裤子啦,要干嘛都很方便)奇怪的突起,若丹的手伸出去摸摸那突起,想知道伊若在袍子下面藏了什么东西,岂知那突起入手温温热热的。


若丹已是人妇,一摸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一羞之下,连忙缩手,心道:“小色狼,什么时候那么大一根的?”


伊若一惊之下,也是满脸通红,急道:“没有,妈,我什么都没看到。”


若丹一听,反问:“那你在看什么?”


伊若更急了,忙道:“妈,我没有看到,我没看到你穿衣服的样子(这也没错啦)。”


若丹一听,便生气的问道:“小色鬼,你偷看我换衣服是不是?”


伊若见大事不妙,便三步并两步的冲了出去,但一把便被妈妈给抓了回来,若丹道:“别跑,我不是要骂你。”


若丹觉得很奇怪,她本来是要狠狠骂他一顿的,但是却又觉得没办法和他生气,更奇怪的是,她似乎对他的儿子有另外一种奇妙的感觉,虽然若丹知道那是什么,但她却不想承认,她对自己的儿子有性的渴望。


若丹道:“来,和我过来。”她抓着伊若的手。


伊若发现到妈妈脸上浮现的红潮,爱丽儿昨天晚上也是这种表情,伊若隐约的感到既将发生的事,本已垂软的阴茎又猛的窜了起来。


两人走进了若丹的房间,若丹让伊若坐下,自己坐在他的对面,两人满脸通红,不知该说什么。


最后,若丹开口说道:“伊若,你……喜欢妈妈吗?”


伊若回道:“嗯,我最喜欢妈妈了。”


若丹道:“那你为什么要偷看妈妈换衣服呢,你知道这会很令我伤心吗?”伊若羞愧的点点头,若丹续道:“你如果真的想看的话,那你应该和我说呀!”“不对!我在说什么呀?”


“妈妈又不是外人,你真的要看,会不让你看吗?”“这是什么?我不想说这个呀?”


“你只要和妈妈说,别说是看了,要摸就让你摸,甚至……你想干什么都可以……”“天呀!我中了淫欲女神的法术吗?我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伊若看着妈妈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有时候还红红的,觉得有点不太对劲,问道:“妈妈,你是说真的吗?”


若丹想:“不行,我不能被妖术打败,要集中心神,不能让它为所欲为!”于是若丹发觉自己又能重新控制自己了,忙道:“妈妈今天很累了,刚刚的都是梦话,你先出去玩吧!”


伊若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若丹自己想道:“没想到淫欲女神这么可怕,我没有做触怒到她的事,她也不分青红皂白的要诅咒我,待会得去神殿请个神谕才行。”


伊若走了出去,一出家门,便看到爱琳正在往城外的方向走去,伊若便朝她奔去。爱琳看到了伊若,便说:“戒指呢?”伊若抬起他的左手食指,眼睛打量着爱琳。


她的胸部和妈妈比起来小很多,她的下腹有几撮稀疏的黑毛,女性的凹凸曲线还不明显。仔细打量之后,伊若决定把她的衣服变回来(正确的来说是让自己看见她的衣服)。


伊若和爱琳一起往城外走去,路上伊若便开始告诉爱琳昨晚他和爱丽儿的一夜激情,听的爱琳耳根通红,她问道:“你们弄那么久,难道都没人听到吗?”


伊若答道:“没有呀,我自己都听不到了。”爱琳便一路无语的默默往山上走去。


路上爱琳一直在想着伊若的话,想像他巨大的肉棒,想像爱丽儿被插入时快乐的喊叫的样子,她想着自己湿淋淋的肉屄,她觉得自己好像是被绑在一根火柱上,想要逃开那炙热的火焰,却又动弹不得,但她更想尝试一下被男人用肉棒插入的感觉。


她不知道为什么,昨晚开始自己的下体就不断的缓慢流出许多的透明液体,爱琳几乎整晚上手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下半身,她一直的搓揉自己,期间几次她控制不住的叫出声来,但所幸无人发现。


她更发现,自己搓揉下体到一定程度时,会出现一种非常销魂蚀骨的感觉,她的身体会绷的紧紧的,下体肌肉会不断收缩,甚至喷出大量的液体。爱琳昨天晚上就有了四次这种情况,现在下体还有点刺痛。


爱琳没想到伊若昨晚居然和他家的女奴搞弄了一个晚上,当她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她觉得袍子下似乎又有那种湿润的感觉。


爱琳不知道怎么办,一路上听着伊若讲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她有点想要伊若试着用他的肉棒插入自己的肉屄,但又有点害怕。


伊若跟着爱琳走来走去,但爱琳并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走,所以很快的伊若便发现她们进入了以前从没到过的森林深处,伊若便警告爱琳:“嘿!我们走过头了,别再走了吧。”


但是爱琳正专心的思考她的肉屄和伊若肉棒的关系,没有听到伊若的警告,伊若只好追了上去,又唤了她几声,一边专心记下来时路。最后伊若拍拍爱琳的背,这才唤回了她的注意力。


爱琳见四周尽是没有印象的树木,问道:“我们在哪里呀?”


伊若回道:“还问我,刚刚叫你不要再走下去,你偏不听,还好我有记路,跟我走吧。”于是爱琳便跟着伊若往回走。


但是伊若并不是个能依赖的人,当伊若知道他带错路的时候,她们已经又往森林深处走了一大段路了。这下子伊若可急了,要是回不了家,甚至要动员全城民众来搜索她们的话,他一定会被妈妈骂死的(基于以前的经验,伊若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爱琳见伊若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便道:“别急,现在还是乖乖的等人来找我们的好。”


伊若这下可生气了,怒道:“会变成这样还不都因为你,你到底在想什么?想得连我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爱琳被伊若一追问,羞得低下头去,不想看他。但伊若此时却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是从他耳朵深处传来的,那声音竟是爱琳的声音,但是爱琳就在伊若的眼前,嘴巴动都没动。


那声音道:“我昨天自己摸自己了。”、“我的小洞喷出了好多的水。”、“不知道他肯不肯插到我的洞里?”、“他说他的肉棒很大,真的吗?”、“为什么我的小洞不管什么时候都这么痒?”、“他会和我弄吗?”、“我好想弄弄看。”、“我想让他插到我的洞里。”


伊若立刻明白了,不过他纳闷的是如果要他帮爱琳插屄的话,为什么爱琳不直接说出来就好了呢?她们两个是朋友,伊若不会拒绝她的。


伊若便道:“别再想了,我来帮你插屄吧!”


爱琳一听,吓的跌在地上,忙问:“你……你为什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伊若答道:“我哪知道,反正我来替你插屄就是了,你到底要不要?”


爱琳点点头,她鼓起最大勇气说:“你愿意插我的屄吗?”


伊若说道:“当然啊,我们是朋友嘛。”


伊若便走过去,抱住爱琳的肩膀,轻轻的亲吻她的嘴唇,并试着用舌头去触碰爱琳的舌头。爱琳似乎有点害怕,但是过了一会,紧张感消除了之后,她也主动的用舌头和伊若搅在一起。


伊若快速的褪去两人的衣服(再次重申,这个时代的人衣服只有“袍子”,以后不再多说),两手压上爱琳胸前小小的隆起,还有点硬硬的,伊若试着揉揉娇小的乳房,爱琳不自禁的哼了一声。


爱琳的手握着伊若挺起的肉棒,她惊讶的想:“真的好大!进的去吗?”她的手上下套弄着肉棒,透明的液体已从龟头前端冒了出来。


伊若现在一只手搓揉小小的乳房,另一只手缓缓的伸进爱琳的阴道里,爱琳嘤了一声,两手紧紧抱着伊若的腰,生怕站不住,因为那股熟悉的感觉又再回来了,她想起昨晚当高潮过后自己脑中一片空白,四肢酸软的样子。


伊若也觉得有点怕怕的,爱琳和爱丽儿的反应相差太大,而且爱丽儿的阴道里也没有他现在碰到的像薄膜一样的东西,伊若不知道这样还能不能插进去,因为他才伸近两个指节而已。


伊若问道:“你里面那个薄膜是什么?”


爱琳:“我不知道。那很重要吗?”


伊若说:“不,我只是怕我插不进去。”


爱琳道:“不会吧,你都能插爱丽儿了。”


伊若嘟哝道:“你们两个又不一样……”


爱琳说:“真的吗?那你比较喜欢谁?”


伊若道:“你呀。”


爱琳喜道:“真的?为什么?”


伊若道:“我认识你比较久啊!”


爱琳叹道:“唉,我想也是,你这个笨蛋……”


伊若道:“你干嘛骂我?”


爱琳懒的和他多说,她看看地上,现在才刚天亮,地上湿湿的都是露水,她又没穿衣服,不想弄脏身体,于是便手撑在树上,背对着伊若,爱琳道:“你就这样差进来吧。”


伊若乖乖的瞄准肉屄,慢慢的把肉棒送进去,不一会,龟头的先端就碰到了那层薄膜,伊若问道:“进不去,挡住了怎么办?”


爱琳没好气的答道:“不会用力一点啊?”


伊若于是便用力的一顶,爱琳只觉得整个人好像从下腹开始裂开了一条线,痛得她哭了出来。


伊若见状吓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连忙把肉棒抽出,没想到肉棒上居然有血!伊若这下真的呆了,他觉得是自己刺伤了爱琳,他不应该和爱琳插屄的。


爱琳转身看到伊若吓的苍白的脸孔,眼中犹带着泪水的问道:“你怕什么?你又没事!”


伊若结结巴巴的道:“血……血……我……”此时一阵狂风吹过,天上传来一道尖锐的笑声:“唷呵呵呵呵呵!小俩口一大早就你侬我侬的,看的真让人生妒呀。”


爱琳伊若抬头一看,一个蓝头发的女巫坐着黑猫拉的四轮……马车?在森林上方的天空盘旋着。女巫穿着奇怪的衣服,紧紧包在身上,衣服胸口还有一道开口,露出半个酥胸。


她标致的身材让伊若不由得紧盯着她瞧,爱琳冷眼看着他,抓起他的衣服就砸在伊若脸上。


女巫道:“唷,小女孩生气啰。”一边呼哨黑猫把车子降到两人面前,道:“你们迷路了吧,上来,我送你们回家。”


两人乖乖的上车(其实是有四个轮子的大雪橇,不是马车,没有门的),一路上女巫和她们问东问西的,最后知道了刚才发生的事之后大笑道:“哈哈哈!伊若你这小鬼,那片薄膜是叫做处女膜的东西,每一个女孩都有的,穿破处女时会流血也是正常的反应,没什么好怕的。”女巫又道:“对了,你们两人把袍子卷起来,让我瞧瞧。”


两人依言,只见女巫手一挥,两人身上干掉的血渍都不见了,两人再看女巫时,她手上多了一个透明容器,里面有一些红红的液体。女巫说道:“处女的鲜血是很珍贵的素材,这就当车资吧!”


过了一会,巴卡斯城便出现在眼前了,巫女在森林边缘放下她们两人,道:“我是住在西边森林的麦妃姬斯特,没事别再乱跑了。”说完,便和那几只黑猫飞的不见踪影。


伊若爱琳两人互相交换眼神,同时放声大笑,手牵着手往城里跑回去了。


爱琳:“今天晚上我把窗子打开,你要来喔!”


伊若:“嗯。”

推荐武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