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爸爸给碧丹丽的结婚礼物3』

  第03章
早餐毕,洛奇轻吻爱西丽面颊道别,便整装出门上办公室。
今天业务特多,洛奇较平时略迟回家。晚餐后,爱西丽趁妈、姐不在身边时问爸爸,今夜是不是想再干碧丹丽?当爱西丽得悉他的意向和解释后,她颇为失望,但表示她很了解洛奇的关念。
下面三天在忙碌扰攘的气氛下渡过,洛奇也中止了越轨的行为。但三天后荷尔蒙却在中年壮汉身上作祟,洛奇心中又再度欲念汹涌,脑海中不断映出他在碧丹丽肉屄中抽插射精的情景。三天前才萌发的关怀女儿健康的理念,此刻似已不显得重要。
「她已休养了几天,再来一次应是没有问题吧!」
洛奇心中自我解释着。
星期四晚,康莉和碧丹丽忙着一些婚礼张罗事项,午夜过后才入寝。康莉也一异于往常,夜来如厕数次。这使得洛奇完全没有可趁之机。
遵从太太建议,星期五洛奇休假,帮忙装饰教堂,和在教堂附近宾馆包租下来用以招待婚礼后来宾饮宴的大厅。
傍晚回家后,碧丹丽因次日即将来到的婚礼大典显得十分紧张。晚餐后洛奇去厨房取啤酒,康利仍坐在餐桌上,作来宾人数的最后清点。
「昨夜我和碧丹丽都没睡好。碧丹丽看来很是紧张不安,也许我应该给她一颗安眠药,让她今夜能好好睡。」
康莉说。
正中下怀!但洛奇担心一颗不足成事,「那些药已相当陈旧,也许应该用两颗。」
洛奇说。
「两颗?我不想她在婚礼时昏沉不振。」
康莉说。
「至少得用两颗,三颗可能更好,才能保证有效安眠。药性在清晨,最迟在早上午前一定会消失,不会影响下午二时的婚礼。」
洛奇建议。
「三颗?好吧!如果你认为须要这样……我在九点半时,她临睡前半小时让她服用。也许我自已也应用两颗。」
康莉说后便上楼取药。
洛奇来到家庭休闲室,碧丹丽和爱西丽正在看电视剧。洛奇坐下慢呷啤酒,想到今夜将又有机会,在碧丹丽的新婚前夕,率先享用女儿的美妙花心,心中充满了激情和兴奋。
他再度去厨房时,爱西丽也跟着来到。
「待会儿妈咪会给碧丹丽用安眠药。」
洛奇轻声告诉爱西丽。
「真的?那你会……」
还未说完,爱西丽停止了发问。从爸爸脸上的笑容,她已得到了答案。
十时,女士们便都已提前上楼就寝。待得人静,洛奇便如前两次一样,只着浴袍和内裤,袋藏KY,来到女儿卧室,将门虚掩。康莉也已服安眠药,似可不必担心她的到来。
爱西丽未睡,正支颐枕上,等待爸爸的来临。她已启开窗帘,窗外马路灯光透入,室中相当明亮。
洛奇走近碧丹丽,揭起被单。她一如平时,只着睡衣内裤。洛奇熟练的解开她的睡衣,腿下睡梦中女儿的内裤。
他轻轻将女儿的玉腿向外推开,那令他几天来无时或忘的涨卜卜的肥美肉户,便呈现眼前,洛奇的裤裆立刻撑起。
他飞快脱下内裤,八吋多长的鸡巴已向上方45度翘立。洛奇侧身,让爱西丽可看清他的粗长涨硬鸡巴,将KY满涂棒身。
爱西丽紧盯着他的鸡巴,他转身将碧丹丽的白嫩圆浑的屁股移至床沿。由过去两次的经验,洛奇知道他可较大胆的行动,不致惊醒女儿。
他立在床边,将女儿的苗条玉腿分搁双肩,龟头对正肉缝下方的肉屄入口,温柔的推将入去。
「啊!这滋味真好!」
洛奇心中惊叹:「最可能是最后一次和女儿性交,要好好的享受!」
在润滑油的帮肋下,八吋粗硬鸡巴须臾便已全根尽入,屄道紧暖,无上的快感自阳根阵阵传入洛奇神经中枢,他便停止不动。
他回视爱西丽,她正在注目观看,她已卸去睡衣内裤,一只手在腿间肉屄上拨弄。
他静止片刻,想让鸡巴在碧丹丽的肉屄中多泡一回,但在紧暖小屄肉壁的压迫下,硬涨的鸡巴被紧裹得难受。洛奇深知在这种美极的性感下,便即使鸡巴完全不抽动,最终也仍免不了要乐极射精,不如还是早些开始肏屄吧!
他捧住女儿的玉臀,挺动大腰,开始轻抽慢送。浅浅深深,有时全根尽入,有时半出半进。街灯自窗帘隙中射入,洛奇可清晰欣赏自己的鸡巴和女儿的丰满肉屄交媾的美妙景色。每当鸡巴插入,洞口嫩肉会向内陷入;当鸡巴拔出时,洞口周围嫩肉也跟着翻出。抽动五、六十下后,花径已有蜜露渗出。看碧丹丽时,她仍酣睡正甜。
肉户虽紧狭,但小屄中淫液渐多,棒硬如杵,轻抽三百多次后,便已十分滑畅,而且啧啧有声,看碧丹丽时,但见她胸上双峰,随着抽送的旋律上下晃动。
洛奇双手勾提女儿大腿,鸡巴深插花心,俯身女儿胸上,轮番含吮女儿的一对傲然耸立的玉乳。
在爸爸的舌尖作弄下,憩睡中的女儿乳头很快便充血挺立。洛奇舐尝了两分钟便改变目标,轻吻女儿的樱唇。这是多年来第一次和女儿接吻,那感觉真美,他一时真想尽情蜜吻,但又怕将她惊醒。
他俯身轻贴在女儿的裸体上,下部又开始一浅一深、或是下下深入的抽送。
「她是否已被自己偷奸成孕?」
一想到自己可能将是女儿孩子的爸爸,洛奇感到莫名的兴奋。鸡巴稍稍加快,但仍保持有规律的抽插。
几分钟后,洛奇起了强烈的射精感。
他停止抽动,努力让自己冷静。回头看爱西丽,她已停止拨弄肉屄,专心的观看洛奇和碧丹丽淫媾。
他望她微笑,她也报以微笑。看着爱西丽玲珑苗条的乳白裸体,他深知这将是自己猎艳的下一个对象,只不知她是否真会愿意和自己性爱?看来很有可能!
如她情愿,那他一定得小心,不要让她怀孕,毕竟她和碧丹丽的情况不一样。
洛奇这时感到他已不再那么有急于发射的敏感,他又继续抽插行动。嗳!那鸡巴在女儿小屄中进出磨擦的感觉真美妙!可惜这是最后一次!
每抽插三百多次后,洛奇便「暂停」几分钟,俯身舐吮女儿的双峰、粉颈、樱唇……他一再运用这技巧,尽量延长和准新娘女儿交媾的美妙时光……
他已「暂停」过五次,饱尝了女儿的三点禁地的滋味。
肉屄中间歇会发出咕叽的春声,花露也越来越多……突然碧丹丽打破了憩睡的沉默,发出梦呓呻吟,呼吸也显的急促,小屄微微张合,一大股热流涌出。花心深处一团团的软肉不规则的隆起、痉孪。龟头触及隆起的软肉,像触电似的,一阵莫名的酸痒感自龟头传入脑海。
洛奇发觉他已失去控制,龟头狂涨,马眼一张一合,精液立即夺关而出,像唧筒似的,将热浓的精液,喷洒在碧丹丽的花心深处。龟头足足弹跳了一分钟,才逐渐停止发射。鸡巴硬度已稍减,但并未软化。
洛奇抬头再看碧丹丽时,她的呼吸又已回复了正常,平静的睡着。洛奇依依不舍的,自女儿又湿又紧的的嫩屄中拔出仍半硬的鸡巴,俯身轻吻阴阜,分开肉瓣,再舔弄了一会小肉蒂,然后又吮吸了一会乳尖,才在女儿樱唇上轻吻:「谢谢!碧丹丽,我爱你!」
洛奇轻说。
然后,他温柔的为女儿穿回内裤,扣上睡衣,将女儿移回床中原处,盖好被单。
他来到爱西丽床前。
他的鸡巴仍相当挺硬,像支小钢炮筒悬在胯间,爱西丽的目光便盯在这小钢炮上。
「明晨你姐姐将会发现,她的内裤裤裆又是汪泱一片!」
他打趣的说。
「我猜如果有天早晨我发现我的内裤裤裆也是一片汪泱时,我就知道那是谁干的好事!」
爱西丽也顽皮的笑着说。
「你说你仍是处女,也许那天晚上我会来验证。」
洛奇有意试探的说。
「也许……我会让你验证。」
爱西丽略带羞涩的回答。
听到爱西丽的回答,洛奇心中莫充满了希望和喜悦。
他穿回浴袍、内裤,蜜吻爱西丽的樱唇片刻,便回到自己卧室。
次日碧丹丽九时才起床,爱西丽已早起梳洗完毕,看到姐姐显得相当窘迫的奔入浴室盥洗,爱西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心中不禁暗笑。
碧丹丽梳洗换装后,显得容颜焕发。她私下告诉爱西丽,这药真很有效,夜来她睡得很好,还有奇妙美好的梦境。爱西丽打趣问她是否梦到和奈利做爱?碧丹丽笑说她不能确定,但在朦胧的梦境中她似曾有难以形容的快感和满足,只是醒后已完全记不清那是怎样的一回事。
下午二时前,宾客均已在教堂中入座。男女傧像们和新郎进入就位后,洛奇手揽碧丹丽,在乐声中缓步进入教堂。
他不禁想起一周来他曾三次和女儿合体,三次在美艳的女儿花心中畅美射精,妙手偷香,丝毫未被女儿发觉!
爱西丽是数位「伴娘」中之一。当洛奇揽着碧丹丽行近神坛时,她向爸爸轻眨,作了一个神秘的微笑,洛奇也报以微笑。当然在埸人中只有洛奇才懂得这眨眼和微笑的含意。
婚礼很顺利的进行、完成,来宾有三百余人,随后,便是招待来宾的酒会盛宴。碧丹丽和奈利行在一块儿,看来很快乐满意。经过爸爸身边时,碧丹丽低声谢谢爸爸给了她这么美好的婚礼盛宴。
(注:传统美俗,婚礼所有各事由女方家长统筹办理,来宾请贴均由女方家长具名发出,男方及其家长除了供给其欲邀请的宾客名单外,几完全置身事外,不揽事责、或具柬邀请来宾;当然,婚礼一切费用也全由女方家长支付。
爱西丽在旁打趣的说:「我想这只是你能看得到的一部份而已,但还有好些你觉察不到的爸爸对你的爱……也许那才是爸爸给你的最珍贵、最特殊的结婚礼物!是吗?爸爸!」
碧丹丽笑说:「是的,我知道。」
言毕与爸爸拥抱,才又再与其他的来宾应酬。爱西丽则是望着爸爸眨眼微笑。

  

推荐乱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