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爸爸给碧丹丽的结婚礼物4』

  第04章
洛奇酒量虽好,但在酒会中,他尽量避免多饮,以防沉醉。康莉和爱西丽则都喝了超过平时的份量,回家登车时已显得飘飘然,泱然有醉意。
回到家已近十时,康莉稍事梳洗就上床就寝。寝前告诉洛奇她明晨一大早便会开车出城,参加邻市的女权运动组织的Sunday Brunch 餐会(注:brunch为早中餐)接下来的两天她会很忙,下月在华京将会有全国团结大游行,维护妇女坠胎自由权,康莉是本州妇权运动负责人之一,要继续协调本州妇权团体参加这次大游行的各项事宜,要下周三才会回府。近年来康莉出城已是司空见惯,但这次却很合洛奇心意,这样他便有和爱西丽单独相处的机会。
十时半,洛奇来到个人休闲室,调了一杯Rum 加可口可乐的饮料,打开电视浏览。
爱西丽已换上睡袍,脚下有些跄踉的进来,便一屁股坐在爸爸腿上,口中仍散发着轻微的酒香。
「可以让我尝一口吗?」
她问。
「当然。」
洛奇将手中饮料交给十六岁的小女儿。
她浅吸一口,接着又吸了一大口。
「不要喝太多!当心会喝醉!」
他说。
爱西丽将杯递还,她的玉臂勾着爸爸的脖子,蜷伏在他怀里,舒气如兰的腻声说:「我一直在想着你和碧丹丽做的事。一想起来我那里就会湿得难受!」
爱西丽看来真已有些醉了,粉颊微红,又美又俏。洛奇呷了一口酒,在女儿耳畔低声说:「我有好方法替你疗治!」
爱西丽格格地轻笑,再伸手要爸爸手中的酒杯,洛奇递过,女儿又喝了一大口,才递还给爸爸。洛奇放下酒杯,一手揽住女儿纤腰,一手将女儿香肩板过,低头轻吻女儿红艳欲滴的樱唇。
爱西丽热情地回应着爸爸的蜜吻,他的生殖器立刻涨大变硬,顶住女儿的臀缝,「也许你该上床就寝了。」
洛奇示意轻声说。
屁股有意的在爸爸腿上来回蠕动,她吃吃的笑:「那你可要来我房间吻我道晚安!」
「一定!我马上就来!」
洛奇加快饮下杯中酒料。
爱西丽起身,款扭蛮腰,步法有些不稳的离去。
想起女儿的巍巍的小乳房,和圆突光滑少毛的肉户,洛奇欲念立炽。今天应是女儿经期的第廿四天,已是周期后段的安全期,不用担心爱西丽怀孕。
他立即回房卸装,只剩内裤,披上浴袍,袋藏KY,顺手拿了一大两中三条毛巾,便来到女儿卧室,反身将门锁上。百叶窗缝已开启,窗外路灯灯光自帘间透入,室中相当明亮。
爱西丽全裸的仰卧床上,侧头向爸爸微笑。面对玉体横陈的女儿,洛奇只感到生殖器涨硬得难受。
「蜜糖,要爸爸吻那儿道晚安?是这儿吗?」
洛奇在床边坐下,俯身亲吻女儿的樱唇。
爱西丽双唇微分,任爸爸湿吻。片刻,他停止接吻。
「是要我吻这美丽的乳房吗?」
他将一手盖在她的左乳上,低下头来轻吻她的右乳,舌头舐弄乳头。
随后他便轮流轻轻揉捏、吮吻着她柔嫩而又富弹性的双乳,女儿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是要我吻这可爱的小屄吗?」
他一面问,一面将脸凑近她的肉屄,用手指分开密合的大阴唇,将舌尖伸入。放开手指,舌尖立即被两片花瓣夹住。
他听到女儿发出低低的呻吟,他再用手指分开花瓣,让舌尖在肉缝中上下舐弄。
她的呻吟声渐大,他继续来回舐弄缝中的小鸡冠状的粉红肉蒂,同时也不忘揉捏她胸上一对小巧玲珑的乳球。她将腿分开,方便爸爸舐弄,肉缝花瓣间已分泌出沾沾淫液。
他将舌尖探入她的小蜜洞试探,高兴的发现女儿的处女膜完壁无损。
「插进去!爸爸,请你插进去!」
爱西丽呻吟着说。
洛奇一面继续舐弄女儿的小屄眼,一面飞快的脱去浴袍内裤,被困已多时的鸡巴便跳弹了出来。
他试图将携来的大毛巾垫放在女儿的玉臀下,女儿合作的抬起圆浑的屁股,让爸爸将毛巾垫在臀下。
他腾身上床,小心的压在女儿的裸体上。
他想娇小的女儿会嫌他太重,但她没有说什么,只是自动将双腿抬起,自膝弯曲,尽量向上向外分张,让肉屄完全暴露突出。
洛奇调整位置,用手肘双膝承担自己的大部份体重,让鸡巴头在肉缝间来回磨研女儿的阴蒂。肉缝中汪洋一片,已是用不着KY润滑剂的了。
磨弄才一、二分钟,爱西丽开始大声呻吟,全身抖颤,第一次被男人的坚壮性器磨弄自已的小屄,爱西丽顷刻便到达了高潮。
洛奇知道时机已到,他迅速的将龟头对正女儿的小屄眼,臀部前挺,将铁硬的生殖器插入女儿的小屄。处女膜瞬被捅破,爱西丽「噢」了一声,似是紧张得喘不过气来。
「痛吗?」
洛奇停下,温柔的问。
「一点点……插进去,爸爸,插进去……」
爱西喘息着回答。
洛奇耸动臀部,龟头挤开从未被开辟过的黏在一起的肉壁,一分一分的向女儿的屄花心前进。幸喜花径间已充满了蜜汁,一分钟后,长逾八吋半的鸡巴几已全根插入,只余一吋不到在外,龟头紧紧顶住一团似硬又软的肉块。爱西丽的处女小屄肉壁紧紧的夹住入侵的鸡巴,比碧丹丽的花径更狭更紧凑!
浓炽的快感涌入脑海,洛奇缓缓将鸡巴拔出大半,立即又用力向内顶入。这样重复的做了十来次,洛奇便开始逐渐加快抽插的频律。每当他深深插入时,龟头会碰压到花心的软肉团。
「啊……噢……」
每当爸爸撞冲到花心时,爱西丽便会颤声呻吟。
「肏这尚未完全成熟的小屄滋味真美!」
洛奇暗自称赞,同时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好幸运!
他紧搂着女儿的裸体,臀部不停的上下挺动、磨旋,涨硬的粗长鸡巴在淫水潺潺的紧狭不堪的小肉洞中提送抽插……身下的不是碧丹丽,他不似前几夜的提心吊胆,怕将女儿「肏醒」现在他没有顾忌,可尽情使出他的本能。
「噢……啊啊……呃……噢……」
在爸爸连续不停的冲撞下,爱西丽娇喘连连,十分钟内花心四度痉挛,淫水涓流阵阵。
每当鸡巴深深插入时,粗浓的男性性毛便盖覆在女儿肥白少毛的阴唇上,坚实鼓涨的精囊碰撞到女儿的白嫩的股沟,啪啪作响。洛奇只觉得舒畅透顶,他腾出支撑体重的双手,紧搂住女儿的白嫩屁股,开始一轮狂风暴雨似的抽插。
女儿的一双乳峰已被爸爸强壮的胸膛压成两只扁肉饼,在壮汉爸爸再度连续十分钟的狂奸下,她大声的娇喘着,小屄酸痒莫名……
「你好紧……太紧了……我爱你……」
洛奇情不自禁的说。
「爸爸……你好大……好涨……好酸……好难受……你太重……」
爱西丽喘息透不过气的说,手指甲在爸爸的背上刻下多条深红的痕迹。
「蜜糖,对不起!……」
洛奇放松了紧捉女儿屁股的双手,终止了激情的冲撞
他用手肘支撑体重,回复温柔的肏弄。
他轻轻的贴压着女儿,像拥住世间最宝贵的艺术珍品,频频的蜜吻,下部频频的、缓缓的抽送……
「爸爸……好酸……噢……噢……嗳……呃……酸……噢……啊……啊……爸爸……」
在爸爸强劲鸡巴的进出旋磨下,爱西丽紧闭美目,断续的婉啭娇吟。
「噢……噢……」
突然,爱西丽大叫出声,玉腿挺直,全身绷紧,小屄强烈痉挛,一股温润的爱液自屄内涌出,浇淋在爸爸的正在小屄中作活塞运动的龟头上,浸润了粗硬的大鸡巴。
「嗳……嗳……嗳……」
爱西丽轻噫,声调越来越低,终至无声。她已全身松懈,侧头闭目,瘫痪不语。
洛奇本想暂停抽插,但鸡巴上的那无可言喻的快感,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加紧再抽送了二、三分钟,一阵强烈的性感传入脑海,鸡巴激烈的抖跳,热浓的精液如水枪般,一股又一股的自龟头喷出,射进女儿的屄花深处。
那是一种洛奇从未曾有过的奇妙快觉,美透了,舒畅透了,较在碧丹丽肉屄中射精时的感觉更性感,更美妙。
他的龟头仍在一突再突的射精,半分钟后才逐渐停止。
爱西丽偏头闭目,似是睡去,口涎自嘴角流出。洛奇知道这只是暂时晕去,便低头温柔轻吻,舐吮女儿的唾液。
他的鸡巴仍深陷在女儿的小屄中,此时它虽不似适才那么的暴涨得圆睁独目,但仍似根硬橡皮棍,插在女儿的小嫩屄中,并未软化。
二分钟后,爱西丽悠悠醒转,睁开美目。
「呵,爸爸……你到底做了甚么?我好难受……又好舒服……你是不是已在我里面射精?」
洛奇抱住女儿,温柔的蜜吻她的粉颈和樱唇。「是的,你太美,太紧,我无法忍止……也许我不应射在里面,是吗?」
洛奇说。
「不要紧,今天是安全期……我就是想要你在我的屄内射精。我知道你在碧丹丽的屄里射精时很舒服,爸爸,你感觉舒服吗?」
爱西丽娇媚的问。
「快乐极了!」
洛奇回答。
「我比碧丹丽如何?」
爱西丽轻声追问。
「肏你姐姐的屄时我很是舒畅,可是肏你的小屄却令我感到前所未有过的、绝顶的快乐!」
洛奇心口如一的回答。
「啊!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
爱西丽娇庸疲惫的说后,又闭上美目。
洛奇本想梅开两度,再奸一次,但女儿显然已十分倦累,而且他已将她多度奸上高潮,刚被破瓜的女儿是需要休息的了。
洛奇将鸡巴自女儿肉屄中抽出,鸡巴身上尽是半透明的白浆,阳根上的阴毛也一片潮湿,女儿的肉屄股弯,更是一片沾糊,臀下垫的毛巾濡潮狼藉。
洛奇将女儿臀下的大毛巾撤出,用携来的洁净毛巾温柔的将女儿的下体揩拭干净,然后将另条洁净毛巾的一半盖在小腹上,包盖住了小腹和肉屄,将另一半毛巾垫在女儿圆臀下,以便吸取将自小屄中倒流出来的精液。
他将女儿的内裤睡衣叠齐压置枕下,为女儿盖上被单。俯身轻吻她的凉凉的樱唇。
「晚安,爱西丽,我爱你!」
洛奇轻声说。
「晚安……爸爸……我也爱你……」
爱西丽含糊的回答,倦极睡去。
洛奇回到自己浴室,展看携回的大毛巾。毛巾中段几已湿透,当中一处有斑斑的殷红,是女儿被开苞落红的渍迹。
他用了些香皂,将毛巾在水龙头下冲洗片刻,俟迹印淡去,便拧干丢入盥洗篮中。这样一来,当康莉清洗毛巾时,便不会引起疑窦。
回到卧室,躺在床上,他想到今夜碧丹丽作新娘,会和新郎奈利交媾,而一周来老爸已三度先行享用过这娇美的新娘!今夕老爸也在作「新郎」采攫了更为娇嫩的爱西丽的处女花心!洛奇心中感到极为美畅满意,很快的便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清晨六时卅分,洛奇被车房门的启动声惊醒。
随后他听到汽车自车房开出的声音。是康莉早起开车出城,洛奇心中窃喜。
夜来因有美畅的性发泄,洛奇一觉浓睡,醒来时觉得浑身精力充沛,鸡巴又已充血翘涨。
他起身淋浴梳洗后,裸体披上浴袍,来到爱西丽的卧室。爱西丽仍憩睡未醒。
揭开被单,发觉女儿仰卧,毛巾仍夹在腿间。尖尖的嫩乳翘立,修长玉腿微分,腰细臀圆,全身肤如凝脂。洛奇伸手揭开覆盖在小腹上的毛巾,肥突光洁的肉阜呈现眼帘。女儿股下的毛巾上沾沾潮潮的,是夜来父女风流欢爱的遗渍,散发着略带阿摩尼亚味似的精液气息。
「真是上帝的杰作!」
洛奇心中赞赏着女儿的诱人犯罪的裸体,不由的将脸靠近女儿的阴部,仔细观赏这昨晚被自己蹂躏过的肉户。用手指分开紧合在一起的肉瓣,但见粉红的肉缝中含着一颗小小的花蕾,下方莲瓣微开,花径入口仍沾沾湿润,似一朵含苞待放的带露鲜花。
他伸出左手中指,轻轻探入小屄,手指立刻被黏润柔嫩的屄肉紧裹着,有着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
他用手指缓缓的进出抽送,姆指轻扣花瓣中的小肉蒂。
「嗯……嗯……啊!……爸爸!」
女儿苏醒过来,发觉爸爸正在逗弄自己的私处,不由轻声娇呼。
「甜心,昨夜睡得可好?」
洛奇一面玩弄女儿的小屄,一面微笑的问女儿。
「睡得像个婴儿,好甜蜜!爸爸,我想你是不须向我用安眠药的,是吗?」
爱西丽幽默的说。
洛奇抽出指头,放在口中舐吮,有淡淡的、似柠檬的酸味和芳香。
他俯身含吮爱西丽的巍巍乳尖,再亲吻她的樱桃小嘴。虽尚不曾溘嗽,豆蔻年华的美貌女儿却仍是舒气如兰,樱唇美润。
「昨夜舒服吗?有没有把你弄痛?」
洛奇微笑温柔的问。
「刚开始时是有一点痛,但不厉害,后来就只觉得酸胀难受……但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快……啊……爸爸……当心妈妈……来到……」
天已大亮,爱西丽显得紧张,怕被妈妈这时突然闯入,发现这超越正常父女关系的缠绵场面。
「甜心,不用担心,廿分钟前她便已开车出去H市了,要三、四天才回。」
洛奇一面说,手指又在女儿的花瓣中濡动。
「啊,是吗?……爸爸,我好像饿了!」
女儿说。
事实上洛奇也饿了。昨日的晚宴,由于忙于酬酢,他吃得很少;昨夜和女儿合体,他又做了逾一小时的特别运动,现在似乎是可以吞下一只马!
洛奇想到离家不远处的一家餐厅,周末的SundayBuffet品质优美,他常携碧丹丽和爱西丽去那儿用餐。
「我们去Sunday Buffet 如何?」
洛奇起身问。
「我仍有些疲倦,我只想吃你做的早餐。」
女儿撒娇的说。
洛奇是位吃家,也是烹饪高手。「食」与「色」
他都极是爱好、在行。
「你想吃甚么?」
洛奇边问边走向厨房。
「唔……炒蛋,三条bacon ,米花……牛奶……」
女儿回答着,仍是懒洋洋的躺在床上。
家中各物齐备,驾轻就熟,丰美的早餐迅即备就,bacon 的香味弥漫在空中。
「好香!」
爱西丽已披上睡袍来到,显然尚未沐浴梳妆,她似是被bacon 的浓香吸引而起身的。她坐下来,享用爸爸为她刚备就的美味早餐。
洛奇自已也开始狼吞虎咽,风卷残云似的,瞬即将他盘中的六条bacon ,三枚煎蛋和一块六盎司的牛排食尽。
他呷着咖啡,看着在开怀地专心进食的娇嫩女儿。待爱西丽餐毕,他熟练清洗餐具,收拾桌面。
「谢谢美味的早餐!我该去淋浴梳洗了。今天要去教堂吗?」
爱西丽问。
「妈妈不在……也许我们今天就不去吧。」
洛奇说。
「那很好!今天我可以轻松一下,不用打扮着装。」
说完爱西丽便上楼回到她的卧室。
洛奇也回到自已的浴室洗嗽。对镜自照,镜中人容光焕发。洛奇也自觉精神奕奕,混身精力充沛。女儿的诱人裸体在他脑中映出,他便移步来到爱西丽的卧房。
与女儿卧室相连的女儿们专用浴室中传来潺潺水声,爱西丽正在淋浴。
家中所有浴室两年前都已大事装修新饰,浴池改用大型旋流活水池,淋浴设于浴室的另一角,由全透明的玻璃屏墙两面环围而成,内中宽敞明丽。
洛奇晨起时已沐浴过,但他决定要再和女儿共浴。脱去浴袍,推开淋浴门,爱西丽才发觉爸爸全裸的站在门口。首先映入她眼帘的是爸爸那雄纠昂挺着的长逾八吋半的粗壮鸡巴。
「爸爸!」
她惊呼。
「不在乎我加入吗?」
洛奇笑问。
「快进来!我正需要你帮忙擦背!」
女儿笑着回答,美目却牢盯着爸爸胯间高昂的男性特征。
洛奇贴在女儿身后,手掌蘸满香皂,在女儿背部擦摸片刻后,满沾皂汁的大毛手便自女儿臂下穿出,不请自来的捧住女儿胸前的一对尖尖嫩乳,上下擦拭。
硬挺的鸡巴自女儿大腿间向前伸出,鸡巴的上沿紧贴住女儿肉屄入口的嫩肉。
「啊!爸爸……」
爱西丽伸手握住她小腹下,自她腿间伸出来的硬鸡巴,抚弄大如鸡蛋的龟头,手指探摸龟头的肉棱。
洛奇的大毛手开始在女儿的裸体上游走。
他肆意揉捏女儿34B的玲珑结实又富弹性的乳峰,柔嫩的的雪臂,平坦的小腹……
女儿依紧依着爸爸,腻声道:「这样好舒服!爸爸,我喜欢你这样摸我!」
「蜜糖……我也好喜欢这样摸你!」
洛奇说着,左手仍在扪弄乳球,右手按在女儿肥隆的阴阜上,小幅耸动屁股,让鸡巴在女儿的肉缝下方来回磨擦。
温热的水珠四溅,潺潺的莲蓬洒水声中,开始夹带着爱西丽愉悦的呻吟。
「爸爸,你的鸡巴真可爱!」
爱西丽的手指一直玩弄着洛奇的龟头。
「蜜糖,用手撑住墙……正是这样……腿再分开一点……」
洛奇教女儿改换姿势。瞬间爱西丽浑圆的美臀已很自然的,美妙的翘起。
「爸爸……你要做甚么?」
爱西丽疑惑的问。
洛奇没有回答,但爱西丽已得到了答案。爸爸那可爱的大鸡巴头已自后方顶在她的小屄入口。
花径太小,很不易进入。好在花径中有些湿润,洛奇双手紧抱女儿的白嫩屁股,耸动大腰,将阳茎一分一分的插入。
「啊……呃……啊……」
爱西丽觉得小屄似被一根硬木棒插入,肉壁被强力撑开、涨满。
一分钟后,铁硬的大鸡巴终于成功的插入,龟头顶在花心的软肉团上,只余一吋不到在外。
「弄痛了吗?」
爸爸停止顶动,关心的问。
「有一点点……你太大,好涨……嗳……里面好酸……」
女儿断续的回答。
「蜜糖,一会儿你就会觉得舒服的!」
洛奇臀部小幅旋转,让龟头磨研花心软肉。
洛奇左手轻揉女儿的乳球,右手中指拨弄花瓣中的小肉蒂。
「啊……啊……爸爸……酸……啊……」
爱西丽轻呼。
片刻后,洛奇小幅耸动臀部,粗壮的生殖器开始在女儿紧狭滑润中的小屄中缓缓的半出半进的抽动。
「唉……噢……噢……」
爱西丽只感到肉屄中又酸、又胀,一股说不出的难受,不由的发出呻吟。
听在洛奇的耳里,这是世间至美的仙乐,他逐渐增加进出耸挺的幅度,每次将鸡巴抽出五吋左右,再深深插入。
右手中指仍继续拨弄花瓣中的小肉蕾,左手则温柔的逗弄女儿胸前悬垂的锥形玉乳,轮番揉捏两只发硬的奶头。
五分钟后,爱西丽小屄已十分滑润,洛奇淫兴勃勃,改用双手紧捉女儿的腿股两侧,开始大力挺送。爱西丽也有旋律的配合爸爸的抽插,每当鸡巴插入时,她便将屁股向后挺出,好让鸡巴能能深深插入,龟头下下碰撞到她的花心。
「噢……噢……噢……爸爸……你好强壮……噢……你好大……噢……我会死去……噢……噢……」
爱西丽不住的颤声呻吟。
淫水自女儿的小屄里潺潺泌出,屄肉紧裹住爸爸的鸡巴,阵阵的快感自鸡巴传入洛奇的神经中枢,他感到很舒畅,但就是觉得「不够」
他只有加紧抽插磨旋……
又再四、五分钟后,他感到花心慢慢在放松,在龟头的顶压下,花心的软肉稍稍内陷,软肉被挤向两旁,洛奇趁势前挺,龟头自微开的缝隙间钻进,通过了软肉形成的瓶颈。鸡巴的最后的一吋也跟踪前进,鸡巴全根插进女儿的小屄。
「啊……啊……好……酸……」
爱西丽屁股向前退缩,似想挣脱,但被爸爸有力的大手捉住玉臀,她丝毫无法逃避。
「爱西丽,我的甜心,我已进入你的子宫,你可觉到吗?」
洛奇问,暂时停止挺送,只把屁股尽量向前挺出,让龟头深植在女儿的子宫花蕊里。
「噢……」
女儿似哀似怨的喘息呻吟,小屄肉壁强烈的痉挛张合,一大股温润的爱液汹涌流出。瞬间女儿手松腿软,似要瘫倒。
洛奇赶紧扶抱着混身瘫软的女儿,龟头退出子宫,鸡巴自肉屄中抽出,关掉淋浴龙头,小心的将女儿抱起,温柔的托在胸前,走出浴室,来到卧房,将全身湿淋淋的女儿放在床上。
「蜜糖,还好吗?」
洛奇问。
「我想我已死了,我已到了天堂。」
爱西丽睁开美目,似仍相当虚弱的说。
看到女儿的娇态、鲜嫩的少女裸体,洛奇淫欲熊熊,一心只想继续奸淫女儿的嫩屄。不待爱西丽同意,他就将女儿的屁股抱移床沿,将女儿右腿抬起搁在左肩,手握硬翘翘的鸡巴,斜斜的自旁插入女儿的小屄入口。洛奇屁股前挺,坚挺的肉杵似一柄烧红了的餐刀刺入常温下的餐用牛脂,「唧」的一声,八吋半长的鸡巴几已全根尽入,只余一吋在外。
「噢!」
女儿发出梦呓般的呻吟。
「真美!真妙!」
洛奇心中说。
他暂停片刻,他感到他已完全占有了女儿的肉体,他更想得到女儿的心。
「爱西丽,我的爱人,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洛奇蜜吻女儿,温柔的说。
「爸爸,我是你的女人,你是我的男人!你已将我从女孩改成女人,你的女人!……我想你是很喜欢肏我的小屄,是吗?」
爱西丽含情默默的望着爸爸说。
「岂止是‘喜欢’?‘爱透了’也还不够表达!蜜糖,我现在就要……」
洛奇一面说,一面轻耸臀部,再度开始奸肏女儿的小屄。
他立在床边,看着自己的鸡巴自一旁斜角插入,不断的在女儿肥白无毛肉屄中进出,鸡巴上尽是油亮淫浆。洛奇感到十分的「性」奋。女儿闭目默默的承受着爸爸的热情冲撞,喉中不时发出「噢……唉……呃……」
的轻呼。
五、六分钟后,她颤抖着,肉屄中又泌出了蜜汁。
洛奇放下女儿的左腿,将女儿的右腿抬抱左肩,自另一角度,刺插女儿的花房,龟头在花心探钻研压,恣意抽插,享受女儿小屄的滋味……在粗硬的男性生殖器的肆意蹂躏下,花心阵阵痉挛,爱西丽再四被推上性高潮。
十分钟后,洛奇放下了女儿的左腿,将女儿双腿自膝曲折,推向女儿胸外两侧,让她的肉屄更形突出,大手捧定玉臀,开始疯狂的抽送。
「啊……啊……啊……」
爱西丽大叫出声,淫水狂涌,小屄不自主的张合,吸吮爸爸的鸡巴。
洛奇的龟头多次挤开女儿子宫的瓶颈,突入软嫩的花心。阵阵快感传来,他奋力驰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是爸爸饱硕的肾囊和女儿雪白的股弯相撞的聱音。
「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咕……」
是壮男爸爸的生殖器在尚未成年的女儿的淫水淋漓的肉屄中进出磨擦的春声。
连续近七百次的紧密抽送,龟头一阵酸痒,洛奇终于到达了高潮。
他将鸡巴尽量深深插入,龟头挤开花心瓶颈,进入十六岁女儿的子宫禁地里,尽情的喷吐他的乱伦精液。
「啊!真舒服!」
洛奇心中赞赏着,俯身含吮爱西丽的乳尖,双手支撑着体重,贴压着女儿,蜜蜜的吮吻女儿软凉的樱唇和粉颈两侧。
爱西丽则已奄奄一息,侧头闭目,平静的睡去。
洛奇看表,已是上午十时,他才意识到他已奸淫了女儿两个多小时!他拔出已软下的鸡巴,起身往浴室取了一大一小两条毛巾,将小的在温水中浸湿,回到卧室床前。爱西丽仍闭目躺着,洛奇温柔的用小毛巾将女儿黏糊狼藉的下体揩拭干净,将女儿移至床中平躺,再用大毛巾的一半垫在臀下,另一半盖罩肉屄和小腹,为女儿盖上被单,才轻步走出,回到自己卧室洗涤混身汗渍。
看着镜中自已胯下的累赘鸡巴,他不禁十分得意,嘴角不由露出微笑。
他抚摸了它一下,心中赞道:「好孩子!你真不负所望,尽了你的神圣天职!」
一小时后,响起了电话铃声。
是碧丹丽自Atlantic City 的海滨的渡假旅馆打来的电话,告诉家人已平安抵达预定的蜜月旅游地,现在刚进入旅馆套房。洛奇祝福她俩蜜月渡假愉快,问了旅馆电话号码。说完后,洛奇立即和旅馆经理通话,用他的信用卡指购了一篮鲜花和一瓶香槟酒,叫他用自己和康莉的名字,送去碧丹丽的房间。
十二时不到,洛奇又觉得有些饿,便去厨房配做了火腿三明治和奶油菌汤。
正在这时爱西丽披着睡袍,蹒跚的来到,便一屁股坐在爸爸腿上。
洛奇拥住女儿蜜吻,索取丁香小舌,她伸出舌尖让爸爸吸吮,良久才分开。
「抱歉我每次总是会昏瘫过去,不能让你尽兴。」
爱西丽说。
「你已让我得到我一生中从未有过的快乐!我好爱你!」
洛奇说。
「我也好爱你,爸爸,我很高兴我能使你快乐。你,你的大鸡巴也让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
爱西丽娇羞的说。
父女亲蜜的互依互拥着共进午餐,良久餐毕。
爱西丽告诉爸爸下阴有些肿痛,行走稍感不便。洛奇便抱着女儿,来到休闲室。
他将爱西丽放在长沙发上,掀起睡袍。
他发觉爱西丽并未穿上内衣裤。分开女儿玉腿,他跪在沙发前,仔细观看。肥肥白白的小屄看不出异样,用
第6章
手指分开密密黏在一块的阴唇,露出小屄入口。屄眼只有花生粒大小,洛奇有些不能相信自己径逾两吋的龟头鸡巴,竟曾进入女儿这小小的肉洞中蹂躏肆虐。
洞口微微有些红肿,洛奇俯首用舌轻舐肉户口。
「有点痛!」
爱西丽轻呼。
洛奇起身往浴室药橱选了一种消炎膏,用Q-tips(注:一种两头棉质的三吋长小纤棒)蘸了药膏,小心的轻轻涂在小屄洞口周围内外。
「休息一阵就会痊愈的。」
他记得廿年前新婚的第二日,康莉也曾被自已过度的抽插而感到同样的不适。
「真抱歉,爸爸太鲁莽了。」
洛奇说。
「不用抱歉!这只证明你是多么的爱我!」
爱西丽微笑妩媚的说。
她的睡衣前襟微开,酥乳半露。洛奇分开女儿上襟,低头将整只乳球吸入口中。
「爸爸,你为甚么会这样爱我?如果碧丹丽在这儿,你会这样爱她吗?」
爱西丽幽幽的问,挺起胸来,将酥乳送给爸爸吸吮。
「如果我说不会,那是违心之论。但我的爱你、和你给我的快乐,是任何人都无法比拟取代的!」
洛奇轮流吸吮一双乳球,轻咬乳肉,大手轻轻揉弄女儿的肉阜,搓玩阜上难以发觉的几茎金色性毛。
「爸爸,你弄得我好舒服喔!我真希望我们能永远这样……」
爱西丽微耸玉臀,将阴阜紧贴爸爸的手掌上。
「叮叮叮……」
洛奇拿起电话,是康莉自邻市打来的。
「我只是想知道大家都好吗?碧丹丽的班机有没有按时抵达?」
洛奇告诉她大女儿已安全抵达,而且他已电话指赠送了花篮和香槟。
「那很好!你对女儿们都永远是那么的大方体贴!爱西丽在吗?」
洛奇将电话递给爱西丽,爱西丽开始和母亲交谈。
「……一切都好,不要担心……噢……我有些不舒服……呃……大慨还有三天才来……」
「妈妈想和你说话。」
爱西丽将电话递还给洛奇。
康莉告诉洛奇,女儿可能是经痛,她会打电话给爱西丽的班导师强生太太请假,便挂断了电话。
五分钟后,康莉再来电话告诉洛奇,已为女儿请好了一天假,星期二再上去上学。她叮嘱洛奇,这两天女儿可能比平时急躁或忧郁,要他耐心体贴。
「你放心,我会像待新娘一样的耐心照顾她,今夜我还想请她去红牛头餐厅晚餐。」
洛奇说。
「太坏了!只可惜你并不是新郎!你只是个好爸爸!我星期三便会回家,珍重!」
笑声中康莉挂下了电话。
「爸爸,我们真会去红牛头晚餐?」
爱西丽很感兴趣的问。
红牛头餐厅是本城东郊廿哩处的一座五星级餐厅,食品和服务俱属一流,并有舞池和表演,是很理想的富绰情侣们的约会之地。
「是的,我想你也许会喜欢那儿。」
洛奇说:「也许去之前,你真该休息一下。」
他停止了对她的挑逗抚爱,又重新在她的小屄口的内外周围涂上一层消炎油膏,才抱起女儿,送回她卧房。
替女儿盖好毛毯,他温柔的吻她的樱唇:「我五点半钟再来叫你起床,现在可以安心休息,我的小新娘!」
爱西丽向爸爸报以妩媚的微笑,洛奇也回房休息。
五时半洛奇来到女儿卧房前,听到卷发机的嗡嗡声。爱西丽已起身,她只着内裤,上身裸露,坐在梳装台前对镜卷发。
「你真漂亮!」
洛奇由衷的称赞。
「谢谢,爸爸!」
爱西丽给洛奇一个甜蜜的微笑。
「好美丽玲珑的乳峰!」
洛奇说。
「爸爸,你该去着装了……今夜你会有整晚的时间来赞美你的小新娘!」
女儿妩媚的向爸爸说。
洛奇回房刻意修饰,自觉相当满意,来到楼下时,爱西丽已在等待。她秀发上卷,露出如雪的粉项,颈上挂着一串珍珠项炼,戴着一对水晶耳垂,唇上用了些唇膏,艳红的低胸晚宴服,纤腰一握,白色酿边的三吋高跟鞋,玉立亭亭,美艳不可方物。
「你是如此的美丽!」
洛奇从未想到自己的小女儿会是这样的美。
「谢谢!你也好英俊!」
女儿挽住爸爸的手臂,走向停车间。她婷袅徐步,虽看不出不自然,但洛浴奇怀疑女儿的下体可能尚未完全痊愈。
洛奇刻意为女儿开车门,女儿登车后,他才绕车进入驾驶座。
在餐厅入座后,爱西丽点了客Surf amp; Turf (注:龙虾尾和脊肉牛排)和水果酒;洛奇则点了他一向喜爱的廿四盎司的脊肉牛排和西班牙草莓鸡尾酒。
「爸爸,这好像是我们的蜜月?」
爱西丽笑问。
「这只是刚开始!」
洛奇望着娇艳欲滴、似瞬已成人的女儿笑着说:「月底你就要放暑假了,只要你有兴趣,下月初我们就可以坐邮轮去加里宾海去旅游渡假,还可以在中美几国上岸观光,游览购物,你觉得如何?」
「太好了!」
爱西丽说:「那妈妈呢?她会一道去?」
「我想她那时会正忙着游行大会事宜,不会有时间加入。」
洛奇一边浅饮鸡尾酒,一边说:「此外,这将是我俩的‘蜜月’,只合有你我俩人,不是吗?」
「爸爸!你真的好罗曼地克!……你想你是否已让碧丹丽怀孕?」
「我不知道,隔几天我们就应会得到消息。」
餐点已送到,父女俩舒适的开怀进餐。
爱西丽曾去洗手间,看来她似已完全行动无碍。餐毕他们没有下池共舞,只黏坐在一起看了一些歌舞表演。九时半,爱西丽提议回家。
上下车都是由爸爸殷勤的开门、搀扶,就似一位风度翩翩、正在追求她的英俊绅士,爱西丽十分心悦。回到家中,进得门来,二人立即拥吻。爱西丽樱口微张,将丁香小舌度入爸爸嘴中,任爸爸吸吮。双手揽住女儿的纤腰,渐渐下移,紧搂圆浑肥嫩的屁股,洛奇用已硬涨的下部揉压女儿小腹下微微坟起的阴阜。
爱西丽挣脱缠绵热吻:「抱我上楼去,今夜我要睡你的King-size 大床,和你睡在一起!」
洛奇抱起女儿上楼,仍不停的索吻。身高5呎4吋、体重118磅的女儿在强壮高大的爸爸怀中显得娇小,轻若无物。
在爸爸房中的落地大镜前,洛奇温柔而殷勤的替爱西丽卸去首饰和晚宴服。
很快的,镜中的美少女被脱得只剩下奶罩、内裤和透明的奈龙裤袜。
「爸爸,你也脱下!」
爱西丽伸手要为爸除下领带。洛奇飞快的自动解除武装,瞬息他已成了亚当,胯下雄姿英发。
「啊!好大!好棒!」
女儿惊叹,伸手握住坚挺的阳根把弄。
「我可以亲它吗?」
女儿问。
「当然!」
爸爸微笑回答。
盈盈的跪在地毯上,爱西丽一手握住棒身,一手捉住球囊,像捧着一尊小钢炮。小舌轻轻舐弄涨得如鸡蛋大小的紫亮龟头,莫名的舒畅自鸡巴传入洛奇的脑海。
樱唇含住半只龟头,舌尖拨弄龟头前端怒目直竖的独眼,这回轮到洛奇发出呻吟。闻声抬头,爱西丽惊异的看见爸爸闭着眼睛,双腿微分挺立,将粗壮的鸡巴向前挺出,似是十分享受她的舔吮玩弄。分开樱唇,她将整只龟头和巨棒的前端两吋含入口中吸吮。
两分钟后,她吐出已满是唾液的龟头,转移目标,用舌舐尝鸡巴棒身,和棒根处的涨鼓鼓的结实球袋。她惊奇的发现鸡巴似涨得更长、更硬,可能已长达九吋。
「爸爸,这样可舒服?」
爱西丽抬头问。
「我要你!」
洛奇答非所问的,呼吸粗重的说。
他抱起爱西丽,平放床沿,飞快腿下女儿的奶罩,高跟鞋,裤袜和内裤。
「蜜糖,我爱,我要吻遍你的全身每一吋!」
说毕,洛奇便开始蜜吻女儿的樱唇,然后是粉颈、双肩、腋窝、藕臂、纤纤玉手,再转到酥胸、椒乳、肚脐、小腹、阴阜、阴唇,然后是大腿、小腿、玲珑的趾头……
他又亲又吮、又舐又咬,似猛狮在舔食一只擒来的雪白羔羊。
「嗳……哈……啊……好痒!哈……哎……哎……哟……噢……」
爱西丽在爸爸热情无比的吮吻下,时而嘻笑、时而呻吟。爸爸像一座大堡垒似的压住她,她有窒息感,又有舒畅和满足感。


  

推荐乱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