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

『爸爸给碧丹丽的结婚礼物5』

  
第05章
疯狂的吮咬了近十分钟后,洛奇的目标开始集中在爱西丽的一对乳房上。
他含住乳头吸吮,舐吮乳晕,将白嫩富弹性的玲珑乳球整个吸入他的粗犷大嘴中,他更用牙齿轻轻噬啃乳球嫩肉和乳头……似是恨不得将女儿的白嫩乳房吃掉。
「啊……爸爸……啊啊……」
爱西丽发出梦呓似的轻呼。
五分钟后,洛奇转换目标。将女儿的屁股移靠床沿,让女儿大腿高抬分张,他跪在床边地毯上,舐弄女儿的光洁无毛、丰肥白嫩的肉屄。
他仍然是咬、舐、吮、吻并用……阴阜,肉缝、大腿,玉臀,小菊花,股弯……最后回到大、小阴唇和花径入口,恣意舐吮。爱西丽的肉户内外,已尽是半透明的白浊淫浆和爸爸的唾液。
肉户洞口的红肿已消,但洛奇不能确定她是否已全部痊愈,今夜可否能让他进入这玉荷包中再度消魂。
爱西丽紧闭目,一任爸爸轻狂舐吮。洛奇起身抱住女儿悬荡在空中的雪白玉腿,挺立床边,将铁硬紫亮的龟头捺入屄缝间,蘸满了沾滑的蜜汁,放在洞口轻轻逗弄。
「爸爸,快插进来!」
爱西丽抬起玉臀,耸挺肉屄。
回异于适才蜜吻的疯狂,洛奇此番是小心翼翼的,将涨硬的鸡巴徐徐的插女儿的肉屄,直到前端的八吋没入,龟头抵着花心软肉。
「还痛吗?」
洛奇温柔的问。
「不痛,只是好胀……你动动看……」
女儿说。
洛奇略为拔出两吋左右,再缓缓插入,旋动臀部,让龟头揉磨花心软肉。
「好舒服!」
爱西丽叹息,没有疼痛的表情。
「年轻的女孩新陈代谢旺盛,恢复得真快!」
洛奇暗自庆幸。
洛奇继续重复这动作,爱西丽也断续的发出令人心醉的呻吟。洛奇逐渐增加抽送的幅度,两吋半……三吋……三吋半……四吋……
他的大毛手一面抚摸女儿白嫩得发亮、修长又结实的大腿,一面用姆指扪弄肉瓣中的阴蒂,仔细观赏自己的鸡巴在女儿的嫩屄中抽插进出的美妙景色。女儿不时耸动肉屄相迎,淫水潺潺的小屄开始发出「啧啧」的春声,洛奇加快了肏屄的节奏,抽送的幅度增大到六吋。
女儿紧闭美目,不住的婉转呻吟:「噢……嗳……」
洛奇愈战愈勇,接下来的半小时中,几度改变交合姿势,女儿已多度高潮。
现在他让女儿舒适的平躺仰卧,他侧卧一旁,将女儿一腿搁在自己的腰股之间,调正鸡巴和肉屄的接合位置,耸动臀部猛插花房。
「真舒服!」
阵阵强烈的快感传入洛奇的神经中枢。
他此刻急需发泄,便起身板开女儿玉腿,让它们一字分张,紧紧的抱压着女儿的裸体,上面蜜吻樱唇,下面纵情狂荡,他尽力深深奸入,龟头时或顶撞花心软肉,时或挤开软肉瓶颈,突入女儿的子宫……
爱西丽在壮汉爸爸的狂奸下,喘息娇啼,酸涨难当,欲仙欲死。终于火山爆发!她身呈弓形,阴精狂泻,晕了过去。
洛奇也已逼近临界点,他奋力狂肏,下下深入,再二百余抽后,一阵酸痒传来,他赶紧将鸡巴深深顶入,感到龟头突过花心软肉缝隙,龟棱被子宫颈卡住,他精关大开,热液夺关喷出,马眼一突、两突、三突、四突……将火热的乱伦种子喷射在十六岁女儿的子宫里。
他没有拔出鸡巴,他全身的力气似已全部随着精液的喷射而消失,他感到十二万分的满足。片刻后,他紧抱女儿,翻转过来,自已仰躺着,让失去知觉的女儿伏卧在自己身上。
他伸手拉过床角的毛毯,覆盖住女儿和自己,便舒畅的抱住软玉温香的女儿睡去。
清晨六时,洛奇酣梦初回。女儿仍伏卧在他身上,甜睡未醒,他的鸡巴不知何时又已昂涨,仍拗插在女儿的肉屄里,小屄肉壁紧紧榨匝着鸡巴。
他抱住女儿轻轻侧翻,让她平躺仰卧,将鸡巴缓缓拔出,为女儿盖上毛毯。
他的小腹、阴毛和阳根仍是黏糊一片,床沿床褥也尽皆零乱沾潮。
六小时的深深沉睡,洛奇又已浑身是力。女儿在安详的熟睡,长长的睫毛,乳白近透明的皮肤,秀美的面庞,端正的鼻梁,红艳的樱唇,小巧的乳峰……
「真美极了!」
洛奇心中私自赞赏。
脑中迅速也映出碧丹丽的倩影:那傲人的美极乳峰,那修长的玉腿,那向后突出的圆浑臀部,那丰肥紧凑的肉屄,那娇艳的花容……可惜如今已佳人他属。
碧丹丽酷似年轻时的康莉。但康莉不幸数年前在一次传染性的重感冒后,引发了一连串的病症,其中之一是贺尔蒙失调,她逐渐对「性」不感需要,淡无兴趣,这便严重的影响了她和洛奇间的性生活,洛奇曾多次努力,但终不能挑起她的情兴,绝望之余,只好作罢,两年来已完全不曾燕好。
洛奇没有外出沾花惹草,也不曾自渎,虽则时有性幻想,但他也总能及时忍止,转移了心念,也长久保持了精力。两周来他对两位女儿乱伦越轨的行径,也许得归咎于长期没有适当的性调节,荷尔蒙累积过高的结果。
因爱西丽今天已请假不上学,洛奇决定在家陪伴他的「小新娘」
他起身拨电话给他的秘书,在留话机中留下口讯,今天不去办公室。
事实上洛奇已准定今夏退休,今年他仍有四星期的休假尚未使用。公司表示希望他退休后仍能留任「部份时间顾问」的职位,协助业务。
他自十九岁起即在这联邦快运公司任职,廿岁时和比他大两岁的同事康莉结婚。开始的十年间他白天工作,兼上夜校,终于完成了BA和MBA的学历。
廿一年来公司业务蒸蒸日上,他也因成绩特优而升至三级主管,手下有百余工作人员。
他不是特别精于个人投资,但很幸运的他所有的本公司股票和他信手选购的基金和科技股票十余年来都上涨了数十倍,有的甚至将近百倍。如今他的身值已逾八百万。
依公司规定,连续服务廿年即可「提早退休」可领取近全额的退休月费或一次提清的lump sum。 他早已无须顾虑家庭财务,为月薪折腰。康莉五年前便已停止上班,全时间义务致力各项女权运动。
洛奇进入浴室略事嗽洗后,便只着睡袍,下楼早餐。昨夜晚餐丰美,今晨不似昨晨那般饥饿。
他用了煎蛋和烤面包,啜饮咖啡,一边阅读送来的晨报。
他上楼进入浴室,开放龙头注水入漩回浴池,设定温度控制。
他回到卧室,爱西丽正悠悠醒转。她向爸爸甜蜜的微笑,面颊娇艳如花。
「现在是什么时候?」
女儿问。
看看腕表,「九时正。」
洛奇回答。
「你还没去上班?你会迟到!」
女儿关心的说。
「哦,我已通知办公室今天休假。」
洛奇回答。
「可是为我……」
女儿问。
「我就是要在家陪伴我的‘小新娘’!」
洛奇微笑的说:「我的新娘,现在是要先沐浴,还是先早餐?」
「啊!爸爸……不……我的新郎,我想先早餐。」
女儿微笑着说。
洛奇趋前揭开毛毯,将全裸的女儿抱起,拥在怀中蜜蜜的亲吻。爱西丽含情默默回应,四唇紧贴。十五秒钟后,这对似新婚蜜月夫妻般的父女才在沉醉的蜜吻中醒转过来。
他为她披上睡袍,陪她下楼早餐。
十时,父女已坐在回漩水浴池中,享受温暖浪漾水流。爱西丽面对爸爸,跨坐在爸爸的腿上,水深及胸,乳球半淹在水面下。她的玉臂搂住爸爸的脖子,有旋律的扭动臀部,洛奇的硬涨鸡巴插在女儿紧凑柔嫩的屄道中,大毛手托着女儿浸没在水下的肥嫩屁股,帮助女儿的旋动。
他俩含情默默的相互注视,不时蜜蜜的拥吻,她将丁香舌伸入爸爸口中,让他吸吮。
「爸爸,我真想替你生个小宝宝!」
爱西丽腻声的说。肉户感到十分充实,磨旋时她有酸酸胀胀的美妙快感。
「我也是这么希望,但我们目下最好不要,你仍在念中学……」
洛奇说。
「碧丹丽真幸运!她可能已怀了你的孩子!但可惜的是她没能清楚的享受和你性交的快乐……爸爸,你还想肏她吗?」
爱西丽一面问,一面轻轻耸动臀部。
「想当然想是想的……但那已不可能的!你姐姐已结婚嫁人,我们不可能再有机会。」
洛奇说。
「如果有机会,而她又愿意呢?……有些事你是不曾知道的,她一直都十分想和你做爱!」
爱西丽停止了磨旋,认真的问。
「我不懂你的意思。」
洛奇迷惑的说。
「这两年来我曾多次发现她夜间手淫,口中低叫着你的名字,有时她在梦呓中也叫着‘爸爸’,有时叫着‘洛奇’,我想你是她唯一熟识的洛奇,我猜她和我一样,心中都爱恋着你,想和你做爱……她手淫时我一直装睡偷看,她以为我不知道……」
爱西丽说。
「唔……」
完全出乎意外,洛奇不知如何接应。
「爸爸,前几夜你迷奸她时,我看得十分兴奋,一直想像着你是在肏我……这两天接二连三的被你肏得欲仙欲死的,我就会想到碧丹丽,如果我们三人一同做爱,那该多好!我是很愿意与碧丹丽分享你的爱……」
说罢又开始旋扭玉臀。
洛奇没有回答。爱西丽的话令他既震撼又兴奋,早知如此他就应大胆的向碧丹丽求爱,放心尽情的肏她那已完全成熟的美妙肉屄。
他十分亢奋,紧搂着爱西丽,不住的耸挺鸡巴,在紧暖滑腻的花径中顶撞磨旋,爱西丽热烈的回应……
几度热情缱绻,两小时后,洛奇才抱着混身瘫软的爱西丽回到床上,裸体相拥的睡去。
下午五时,洛奇和爱西丽才先后醒转。缠绵抚爱一番后,两人着便装出外,到一座熟识的高级海鲜馆进晚餐。爱西丽已行动自如,洛奇心中很是欣慰。
回家后,在休闲室中,爱西丽倚在洛奇怀中,聆听洛奇喜爱的拉丁舞曲。
「爸爸,我们以后能继续这样相爱下去吗?」
爱西丽问。
「只要你喜欢,我们就可继续这样!……但如果你想要交男友,或和碧丹丽一样,和爱人结婚,我都不会反对……唔,丹利怎样,你会和他做爱要好吗?」
洛奇问。
「噢,丹利只是个一般朋友,我才不会让他得到我!起码现在不会!」
女儿说。
「也许你应开始服避孕药以防意外。你不在乎我叫你妈妈带你去看看医生,拿份处方?」
洛奇问。
「你怎么说,我就怎么照办。」
爱西丽轻轻的回答。
这夜,父女再度缠绵云雨。洛奇顾念女儿次日一早要上学,在女儿第一度高潮来后,就不为己甚,捺住欲火,鸣金收兵,拥抱着已很憩畅的女儿入睡。
次日,洛奇上班,爱西丽上学,一切似已都恢复「正常」惟一不同的是,女儿临睡前,爸爸来到女儿的卧室已不仅是亲吻道晚安,而是缠绵的性爱。待爱西丽感到高潮满足后,爸爸才意犹未尽的离去,胯下仍是雄纠纠的,爱西丽却是一觉甜睡到天明。
周三康莉回家。晚餐后,爱西丽不在身旁时,洛奇不经意的提醒她,爱西丽已出落得亭亭玉立,而且已有男友,也许应带她去看医生,取得防孕处方备用。
康莉很赞同,表示隔日即会照办。
这夜爱西丽和洛奇道晚安时,在爸爸耳边轻声说:「我的月经来哪,你得暂时休闲两、三天!」
次夜康莉告诉洛奇,下午已陪女儿去看了医生,取得处方,药品已购就,她说爱西丽已同意会按时服药。
下面的十天平静的渡过,碧丹丽也已平安回城。康莉白天仍忙着和各地将参与游行的女权组织电话联系,相当劳累,晚上提前在十时左右就上楼入睡,有时也会用上两片安眠药,帮助熟睡。
每夜,或间隔一夜,洛奇也会提前上楼。康莉十时就寝后,十时一刻他便会来到女儿房间,和在等待他的爱西丽热烈的缠绵厮磨半小时后,便开始耕耘女儿紧暖湿透的桃源小径,直到午夜十二时过后才会和她晚安吻别,离开女儿香闺,回自己卧室就寝。
自碧丹丽婚后,洛奇显得神彩飞扬,容光焕然,白天处理公务,迅捷周至。
办公室同仁都说他女儿出嫁了,他也年轻了十岁。
星期六下午,爱西丽外出未归。电话铃响,是碧丹丽来电话:「爸爸,我和妈咪说话好吗?」
「是碧丹丽,她要和你讲话。」
洛奇大声告诉在楼下的康莉。
康莉接了电话,「真的吗?你可确定吗?」
康莉的声调听来似很关心。
洛奇走近楼梯口,在康莉的视野外注意听。
「可是你说奈利会用安全套的?」
他听到康莉说。
「这怎会可能?你确定你的测试器没有损坏?……唔……我高兴你订了时间去看医生。我不能相信你是怀孕,一定是别的原因。新婚的兴奋可能影响了身体系统时钟。」
康莉继续说。
洛奇心中十分窃自兴奋,鸡巴不觉也涨硬起来,他真的已成功的让碧丹丽受精怀孕!他继续聆听康莉的对话。
「唔……你也知道安全套有时也并非百分之百的保险的……我曾叫你要按时服药……唔……甜心,即使真的怀孕了也不是世界末日……」
「唔,当然我知道……你只是想稍过两、三年再要小孩。但有些事情可能自然已有安排,我们自己不能完全作主……」
「如果医生证实了,而你也真的不想立刻要的话……我有几位熟识的专业医生好友,他们有专业诊所,可以替你完成清刮手术,如果及早施行,手术十分钟即可完成,也不会有任何痛苦……唔……好……就这样……你决定了时,就赶快告诉我……」
这夜在和爱西合体前,洛奇告诉她碧丹丽已怀孕。
「真的吗?你能确定?」
爱西丽问。
洛奇告诉她他所听到的康莉和碧丹丽的对话。
「你真的成功的让她怀了你的小孩!多么令人兴奋!但她一定会百思不解何以会怀孕!……真不希望她会决定拿掉胎孕……噢……我想如果她知道那是你下的种的话,她一定会把它留下,生下这宝宝!」
爱西丽说。
「你何以会这样想?」
洛奇惊讶的问。
「因为我知道她的内心和我一样,都一直是爱着你的,那不只是父女之间的爱,而是男女间的那种爱!她当然愿意有你和她的宝宝!……嗳……爸爸,我真想替你生个胖娃娃!」
爱西丽很钟情的说。
「待你高中毕业,那时如果你仍愿意我话,我们就可以那样做……现在你可夜夜都是我的小新娘!」
说完洛奇便分开女儿的玉腿,舐弄女儿大腿间迷人的柔嫩肉瓣……
次日是星期日,下午洛奇向康莉提起下月他的中美州邮轮渡假旅行计划。一如洛奇所料,康莉表示因要往华京参加游行集会,这次歉不能同行。但她仍鼓励洛奇携爱西丽前往。另外,她建议也携碧丹丽同行。
她说碧丹丽刚意外的发现怀了孕,来得早于预期,尚未决定如何处置,心情有些彷徨不定。而奈利又将于下月初随上司出国公干三个星期,不便携眷同行,碧丹丽一人在家,难免空闺寂寞。康莉建议邀碧丹丽一道出游,让她散心解闷,父女三人也正好结伴同行。
洛奇对这建议很是动心,但这有违他和爱西丽原先的计划,怕爱西丽不乐,不禁有些踌躇,没有即时回答。
但在一旁的爱西丽立即极力赞成:「我想这是一个十分好的主意!这样我们又可和碧丹丽在一起,同享旅游的乐趣,不是吗,爸爸!」
她望着洛奇,脸上绽出灿烂的甜笑。
有了小女儿的认同,洛奇就欣然同意这出乎意料之外的建议。而且他也特别表示,虽则碧丹丽现已出嫁成家,可仍是他的宝贝女儿;全部旅行开支,和一干手续事宜,都会由老爸承担,一手包办。另外,还会给两位女儿每人一笔可观的手头零用,以供她俩在旅行游览途中,选购她们喜爱的物品。
康莉立即把这她不能参与的旅游计划、妹妹的热忱、和老爸的意向,电话告知碧丹丽,咨询她是否愿意参与同行。对这意外的邀约,碧丹丽很是高兴;奈利也正在为他下月公出时妻子一人独处的行止不放心,对这既及时又如此优惠的邀约,当然更是赞同。
洛奇随即和他惯用的旅行社联络,得悉下月二日有邮轮自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出发,将中途泊岸多次,历经中美数国,十六日返回迈市。洛奇当即订定于六月一日飞抵迈市,夜宿希尔顿宾馆,次日再从容登轮;回程也同样在希尔顿稍息一宿,次晨再飞返本城。
半小时后,旅行社来电称,目下正值游季开始,这艘豪华巨轮的舱房本早已售罄。但很幸运的,顶层最昂贵的少数几间套舱中,有两间相连的贵宾用套房,一向预留下来作款待临时到来的贵宾之用,两室可容四人。此次已将启航,似已无此需求,公司临时决定可出售此二套房。
贵宾舱设备华丽,视野极佳,舱室中不用单人卧床,而用king-size bed ,价格也自较昂贵。这对洛奇而言只是小小的开支,他当即告诉旅行社,即刻订购这两间相联的贵宾舱室。
拜现代网路资讯便捷之助,机票、宾馆、邮轮舱位,一小时的时间不到,就均已订定(reserve )确认(confirm )离启程尚有十日。一星期后暑假就即将开始,爱西丽这几天都在忙于期终考试。洛奇也收敛性行,不去打扰,让女儿可以专心全时应付考试,完成专题作业报告。
一星期转瞬即过。爱西丽顺利的高分通过各科考试。爱西丽一向学业十分优秀,和她姐姐一样。
康莉昨日已出城,要两日后才回。后日父女三人即将出发,洛奇今日起便已开始休假。
爱西丽傍晚五时自学校结业回家,立即和洛奇蜜吻。一星期来的紧张情绪,在和爸爸的紧拥热吻下,似已完全消失。
「今晚我们去红牛头晚餐;明天你和碧丹丽去买些适合旅行的衣服,用我的信用卡。船上有游泳池,也许你们喜欢选购些泳装……」
洛奇建议。
「爸爸,谢谢你!你是这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爱西丽兴奋的说。
她立即打电话告诉碧丹丽爸爸的建议,邀她明日同去采购。
爱西丽:「……明天下午一时?那很好!你开车来接我?OK!……我简直等不及和你和爸爸一道登程!……唔,考得还不错……谢谢!……你们今晚有什么节目?……奈利今晚有公事应酬?……你等一下……」
爱西丽停下对话,手按电话器上的除声钮(mute)「碧丹丽今晚将一人在家晚餐,我们可以邀她一道晚餐吗?」
爱西丽问洛奇。
洛奇微笑点头,心中知道小女儿在极力凑成他和碧丹丽的「好事」爱西丽再和姐姐通话:「你猜不到!爸爸今晚要请我去红牛头餐厅,想一道请你!你能去吗?……OK!六点半餐厅见!」
爱西丽换上另一套浅红的晚宴服,云鬓高袅,珠唇雪肤,仪态万方。洛奇也满怀情兴,着意修饰一番。
他俩刚抵达,碧丹丽便已来到。她秀发披肩,暗红的晚宴服,玉立婷婷,虽只略施脂粉,娇艳却如出水芙蓉。
「爱西丽,你是这么的漂亮!」
碧丹丽惊奇的发现妹妹一下似已成人。
「爸爸,我真的好想念你(意译:I really missed you so much )」
碧丹丽和爸爸拥抱,洛奇可感到女儿的高耸乳峰压贴他胸上,他下体立即有了反应,好在相拥的时间不长,没有现出不雅的难堪。
餐厅水橱中有生猛活龙虾。两位女儿都点了两磅左右的龙虾和浅甜水果酒,老爸则要了只三磅重的大龙虾和西班牙草莓鸡尾酒。父女三人谈笑用餐。
八时厅中已飘响起古典和南美的舞曲,已有人翩然起舞。事实上这里旨在供情人们约会,周环只有些五彩小灯闪烁,舞池中自是相当幽暗,乐拍也故意放得缓慢,并不能真的起舞,只是为便利情侣们在舞池中,依着缓而优美的旋律,享受相拥相依的浪漫情调。
洛奇和先和爱西丽拥舞一曲。爱西丽紧偎怀中,随着爸爸缓缓的扭动。在幽暗的灯光弄下,她发觉舞侣们都脸颊相贴,身旁的好几对更是唇唇相接,沉浸在蜜吻中。当爸爸低头看她时,她便闭上眼睛,奉上樱唇,四唇立刻融贴在一起。
一曲既毕,他们回到原坐。
「啊,爱西丽,你真美,你和爸爸拥舞时真似神仙爱侣!」
碧丹丽打趣的说道。
「现在该你了!」
爱西丽说。
洛奇已向碧丹丽伸出手臂邀请她共舞。
在幽暗的舞池中,洛奇双手揽住女儿的纤腰,碧丹丽雪白的藕臂便很自然的勾在爸爸颈上。
「你好美!我的公主!我爱你!我好羡慕奈利,内心好生嫉妒!」
洛奇望着怀中女儿娇艳面庞,情不自禁的说。
「爸爸,我也好爱你!刚才我看到你那么亲蜜的拥着爱西丽,亲吻她,我也很羡慕,也很嫉妒!」
碧丹丽幽幽的说。
洛奇搂得更紧些。
他一手揽腰,一手稍稍向下移,手掌有意无意的贴在碧丹丽的后突的圆臀曲线上沿。
「蜜糖,我可以吻你的樱唇吗?」
洛奇温柔的问。
脸上飞过一片红霞,碧丹丽闭上美目,抬头献上樱唇。
坐在不远处的爱西丽虽听不到他们谈话,但她看到了姐姐似已溶化在爸爸怀中,他们在情人似的蜜吻。她心中暗笑暗喜,她要促成碧丹丽和她共享爸爸的秘爱的计划,看来将会实现。
洛奇此时鸡巴已涨硬,怀中的碧丹丽也觉到了,感到爸爸胯间隆起的东西碰触着她的阴阜。她有些感到羞涩,但又窃喜。这是她近几年来经常幻想着的爸爸的男性特征,如今它正在顶磨自己的下部。
四分钟的舞曲似嫌太短!碧丹丽和爸爸回到原坐。爱西丽向她顽皮的微笑,说:「你们俩人真是甜蜜的一对!我想这次航游一定会十分有乐趣!」
「谢谢你毫不自私的、热心的赞助!你是最好的妹妹!」
碧丹丽心中明白,爱西丽自幼就爱她,从来有甚么都会和姐姐分享。她隐隐的觉得爱西丽这次却是要和她分享她们的爸爸的男性爱。
洛奇觉得他和碧丹丽再度燕好很有可能,不禁真有些心花怒放。如果这好梦成真,他将可以和美貌的女儿明枪对阵,而不用暗里偷香。
三人九时半启程回家。在停车场临别时,碧丹丽和爸、妹一一拥抱。她给了爸爸又一个五秒钟长的甜吻。
「谢谢你们为我所做的这么多事,让我分享这么美好的时光!」
碧丹丽说。
「更美好的时光还在后面!……」
爱西丽吃吃的笑:「明天不要忘了来接我一同去shopping!」
「噢,我们后天早上启程,明夜不妨回家住,这样我们便可一道去机场。」
洛奇建议说。
「这确是一个好主意!」
女儿们异口同声的说。
回家途中,爱西丽打趣的问洛奇:「爸爸,我猜这次航游,你将会有两位新娘,你快乐吗?」
「我是十分的期昐!这些都多得你的无私襄助。」
洛奇说。
「其实这也是为了我自己着想,你实在太强了!我很快乐,但也有些感到超载,碧丹丽会是我的好盟友,减轻我负荷。」
爱西丽轻叹。
心中很是充满了男性的优越感,洛奇轻笑说:「蜜糖,今夜我会很温柔。」
到家后,略事嗽洗,爱西丽便来到洛奇的卧室,在穿衣大镜前,接受爸爸为她解除了全身上下内外的装备。
「爸爸,你看我的乳房是不是大了一些?这几天B-size奶罩似嫌太紧,裤腿管也有些嫌短,明天得要买些长一号的裤和C-size奶罩。」
爱西丽说。
洛奇也感觉到女儿的乳房较一月前更为耸挺鼓涨,身材也似已高了一吋。
「蜜糖,你仍在发育长高,你将出落得更美丽!」
洛奇说。
一手扪在女儿小腹下坟起的肉屄上,一手搂住纤腰,爸爸埋首女儿的胸前,轮流吸吮女儿一对白嫩鼓涨的乳球。
「啊……爸爸……」
落地大镜前是一对互相拥抱的裸体壮汉与少女,他挺立镜前,抱托少女,已和她合体交媾逾半小时。少女的藕臂挂在壮汉的颈部,苗条玉腿弯勾在壮汉的后腰。壮汉抱着少女,和镜平行而立,强有力的双臂捧托着少女圆肥的玉臀,上下旋动,小钢炮似的大鸡巴在又紧凑又沾滑的女阴中有节奏的进出抽送。俩人不时侧首看着镜中,观赏镜中壮男少女做爱的美景。
美目注视着爸爸,面灿甜美的微笑,爱西丽问:「爸爸,你快乐吗?」
「啊!是的!快乐极了!爱西丽,我的爱人,你也快乐吗?」
洛奇微笑温柔的问。
爱西丽将樱唇贴在洛奇唇上片刻,然后说:「我是这世界上最幸运、最快乐的女儿,只因我有这样一个可爱的爸爸……我真想不通,为什么别人却一定要说女儿不能和爸爸性交、结婚?……啊……啊……你又进去了,我可以感到……啊……好酸……酸……嗷……」
洛奇抱住女儿在九浅一深的抽送,「浅」时只插入三、四吋左右,「深」时则是将涨得长近九吋的鸡巴全根插入,铁硬的龟头挤开花心瓶颈,顶入女儿的子宫。
再五分钟后,爱西丽已混身酥软舒畅。洛奇将女儿抱卧大床上,取毛巾将女儿下体拭净,再用冷水揩拭自己满沾爱液、仍未消涨的鸡巴。
他强自收拾淫心,在女儿身旁睡下。
次日下午一时,碧丹丽驱车来接她妹妹一同往市场采购。这是碧丹丽婚后第一次和妹妹一同外出。昨夜晚宴后姐妹俩和老爸的亲蜜拥舞,产生了积极的「溶冰」作用,已使得姊妹间本来有些顾忌的话题,现在也可开诚相告。开车途中姐妹开始密谈。
「爱西丽,你是不是在和爸爸相爱?」
碧丹丽问。
「是的,你感觉到了?」
爱西丽回答。
「我是在猜……你们可曾有做爱?」
姐姐问。
「呀,有的!他好可爱,是那么的温柔,又那么的强壮!」
妹妹说。
「你真幸运!甚么时候开始的?是最近?」
姐姐很感兴趣的问。
「第一次是在你结婚的那夜。以后有过好多次,昨夜也有!」
妹妹回答。
「我想你一定是很快乐的,你觉很享受吗?」
姐姐神往的问。
「啊!是的!我觉得非常的舒畅,享受。
他好强,不,他太强,每次我都希望你是在和我们一起,分担我的负担,让我有喘息的时间……」
她她说。
「啊!我很嫉妒!他可持续多久?」
姐姐很有兴趣的问。
「我不知道。好几次被他肏了两小时多,我数度高潮晕去,但他仍未满足,那东西仍是硬翘翘的耀武扬威。最近我曾向他抱怨,他很温柔体贴,现在每当我高潮后感到已经足够时,他便会忍性停止,会温柔的为我揩拭清洁,让我舒适安睡。」
爱西丽转答为问:「你的奈利怎样?你和他做爱快乐吗?」
「他不似爸爸这么的例外特强。
他还可以,也许可称为‘正常’吧。除了前戏调情,真正的性交时间,开始时他只能持续三分钟左右,现在进步到四、五分钟了。我阅读过好几份有关性行为的研究报告,百分六十五的正常男人都是如此……报告还说,百分之廿的男性交持续力不及此,其余百分之十五就更差了……
只有少之又少的男人可持续性交十分钟以上。听你说来,爸爸便是这其中之一!
你和妈妈都好幸运,可以痛快的享受!……只是可惜妈妈对这方面已经不再有兴趣。」
碧丹丽说。
「你们常来吗?」
爱西丽好奇的问。
「开始一周几乎每天都做,以后大慨每周平均三次。有时连做两天后,奈利的兴趣会减低,要隔上一、二天才会再来找我做。」
碧丹丽说。
「碧丹丽,爸爸却似乎是有用不完的精力,只要我不是要考试,他会每夜都要……只要你愿意,我知道爸爸是很想和你性爱的!他肏我时,我曾问过他想不想肏你?他说他是很想……」
爱西丽有意向姐姐透露信息。
「真的吗?我曾幻想过和爸爸做爱……甚至新婚前一晚……」
己到了购物中心,碧丹丽终断了谈话,下车进入市场。
姐妹俩选购了好些合身的长短时装和内衣裤,爱西丽也添购了些34C的奶罩和长一号的牛仔裤。
她们回到家中已是下午六时。
康利已回府,奈利也来了,洛奇正在后花园准备烧烤野餐,只待女儿们回家便开始烤牛排。奈利后日亦将出国,趁爱妻行前来此送别。全家畅饮饱餐,十时半奈利才和碧丹丽吻别离去。
次日经过三小时的飞行后,洛奇一行三人到达迈城,住入旅馆套房。姐妹俩第一件事是试穿昨日购来的内外新装;昨晚回家匆忙用膳和整理行装,尚未暇穿试。
身材美妙的美少女穿甚么都是美的,女儿俩在爸爸面前一再表演时装秀,同时有意无意的展现了些脱衣秀,看得洛奇的鸡巴在裤中挺硬得难受。
当碧丹丽第四度进入浴室,脱尽上下衣裤,准备试穿新购的内衣时,室门微动,已全裸的爸爸没有敲门便已进入。极为醒目的是爸爸腹下腿间的昂挺近九吋的鸡巴,和大逾鸡蛋的紫亮龟头。比奈利的性器粗了一号,也长了三吋。
双颊飞红的碧丹丽瞬即被爸爸强有力的臂膀抱住,尖挺高耸的乳峰被壮实的男性胸肌贴压,爸爸的粗壮生殖器伸进碧丹丽微分的大腿间,鸡巴上沿贴压着女儿阴唇间的柔嫩肉缝,棒根粗浓的性毛紧贴女儿肥突无毛的阴阜。
「碧丹丽,你好美丽!我好想你!」
洛奇频频的热吻女儿,激情的说。
樱唇微开,碧丹丽情不自禁的将香舌渡入男人的口中,任这壮男含吮,同时微微耸动玉臀,让肉屄磨擦紧逼缝间的巨棒。她多年来的春梦幻觉,此时已竟成真。
十分钟后,在爱西丽的敦促下,洛奇将碧丹丽自浴室抱到床上。
他似猛狮博兔,将她大腿抬高,向外分开,轻伏女儿身上。裸卧一旁的爱西丽,玉手握住洛奇的巨棒,将龟头插入姐姐淫水潺潺的小屄眼中,轻轻推压爸爸的屁股,让鸡巴逐渐插入姐姐的小屄。
碧丹丽的雪臂勾住爸爸雄浑的背部,臀部耸起,迎接爸爸的鸡巴进入。
她热情的回应爸爸的蜜蜜热吻……玉腿高抬,搁在爸爸的后腰,不住的扭耸臀部。她觉得小屄被涨满、充实,花心和肉壁被粗硬的鸡巴头顶揉磨擦,酸麻快感阵阵,她开始呻吟……
爱西丽坐在一旁全神贯注的欣赏着爸爸和姐姐热情奸恋的美景。她一手轻揉乳房,一手拨扣阴核,想像着自己是碧丹丽,被爸爸压住奸淫。
九十分钟的缠绵搏战,碧丹丽多度高潮,洛奇也改换了好几次性交的姿势。
现在他站在床边,俯身轮流吸吮她的结实鼓蓬双乳,下部在加快紧密的抽送。
碧丹丽美目流出了晶莹的泪珠,她在感动低声泣诉:「爸爸,我十四起开始就想和你做爱,替你生个宝宝……现在我得到了你,但却莫明其妙的怀了另一男人的小孩……我真不知要怎办……我多么希望能有你和我的小宝……那是永不后悔的……」
「蜜糖,停上哭泣,我要告诉你一个只有我和爱西丽知道的秘密,你怀的正是你和我的小宝!」
洛奇暂停抽送,双手各握一只肥嫩的乳峰,鸡巴深插在女儿充满淫浆的小屄里,双目注视碧丹丽,温柔的、很正经的说。
「爸爸,这可当真?……」
碧丹丽约有所悟的问。
下面的五分钟,碧丹丽又惊又喜的聆听着爸爸的叙述和爱西丽的幽默补充,她时而泪下,时而破泣为笑。现在她知道了为何婚前一星期间竟三度内裤一片狼藉。她从不知道一向岸然道貌的爸爸,竟会这么想她、爱她,甚至在她新婚前一周内,冒险三度偷奸了她。
她也告诉爸、妹,新婚前夜,虽服了安眠药熟睡过去,她仍是有些知觉的。
朦胧中她似梦非梦的觉得有人在奸淫她,她被奸得很舒服……但她看不见奸她的男人,只是总觉得是相当熟悉的人,像是她常思念的爸爸。
「你会不会要留下胎儿,生下宝宝?」
爱西丽问。
「当然!这是我多年来就已梦寐向往的,我和爸爸的宝宝!这可才是爸爸给我的最好最好的结婚礼物!」
碧丹丽说。
多日来彷徨不安的情绪已一扫而空。碧丹丽向爸爸开心甜蜜的微笑。洛奇又开始手、棒并用的搓揉冲撞女儿的三点禁地。
四小时的缠绵中,两位女儿都被爸爸一再引上高潮,憩畅睡去。一箭双雕,洛奇也得到前所未曾有的满足。
他两次射精,一次在碧丹丽体内,一次在爱西丽花心。
次日登轮,开始父女三人的甜美「蜜月」
他们享受邮轮上的设施和川流不息的餐点,凭栏浏览蔚蓝无际的海天,也登岸参观游历,女儿们选购了好些土产和衣饰。洛奇为康莉选购了一串漂亮的印地安银饰,碧丹丽也为奈利选了一顶中美州蕉农用的大草帽。
入夜后,他们的特舱小室春浓,英俊强健的爸爸和两位妙龄女儿开始缠绵性爱。女儿们都爱爸爸先吻遍她们的全身,然后轮流承受他的冲击。
一小时后,妹妹经不起几度高潮,憩畅已极,先行睡去;姐姐则仍会和爸爸两阵对圆,一再鏖战。两小时后,才会力尽奄奄入睡。
十四天的「蜜月」航游,夜夜春宵,洛奇每夜轮番在两位女儿的紧暖滑腻的小屄中尽情驰骋后,就会在这两朵柔嫩的屄花深处浇灌上大量的浓热精液。
回家后的次日,康莉告诉洛奇,这次旅游很是有益于碧丹丽。她的心情已明显好转,面色明丽,而且女儿已告诉她决定生下婴儿,不再考虑坠胎。洛奇告诉康莉,婴儿生下后,他将立即为婴儿设下廿万元的教育基金,作为给「外孙」的礼物,对这康莉是极力赞成。
时间一日日的过去。康莉有大半的时间不在家,忙着女权运动。奈利因转到公司的Marketing 市场营业部工作,常出差外埠,一月也总有二分之一的时间不在家,碧丹丽也因此常回娘家过夜,和爸、妹「团聚」她的肚子日渐隆起,数月后可感到腹中婴儿的移动。她常让洛奇抚摸小腹,感觉婴儿手脚的撑动,测试已确定是男孩。
生产前四月,为了婴儿安全,洛奇停止和碧丹丽交媾,但仍是如常的品尝她的美妙鼓蓬双乳、丁香小舌和软热樱唇。在姐姐生产恢复前,下面的四个月中,爱西丽的小嫩屄又得单独承受爸爸粗长铁硬鸡巴的冲撞蹂躏。
【全文完】


  

推荐乱伦